電浆拿铁

垃圾分类,从我做起

【鲶骨鲶】始于夏日

*突如其来的短篇,传说中的冲动就像每月一次的【】挡都挡不住

 

*夏天就是热,热,好想看小基佬腻乎乎谈恋爱【这不对

 

*au学趴,兄弟以上恋人未满,OOCOOC预警

 

*七夕快乐!

 

 

    骨喰藤四郎并不讨厌夏天。

 

并不是能准确表现出喜欢或讨厌的差异,他只是单纯的没有怎么考虑过而已。既然四季自古以来就恒久不变,钻多少牛角尖也无济于事,他就是如此一个四平八稳得过分的人。

 

但这并不代表此刻的境遇依然让人能泰然处之。

 

    列车进站的时候带着呼啦的啸声,夏天的太阳即使在黄昏时段也精力十足的播散着热度,卷起的热浪扑面而来,带着让人口干舌燥的热度。嗡嗡的人群蜂拥进鼓鼓囊囊的地铁车厢,人口密度密集得让人心生胆怯。骨喰藤四郎习以为常的被人流挟着东倒西歪。等他终于站定抬起头时,站台播报的列车讯息分毫不差的响了起来。车厢微微的晃动起来,带着过于狭小的距离而蒸腾的热度,骨喰看见站在他面前的鲶尾一脸苦闷的表情拉了拉领口。

 

视线在空中相撞,不知是哪一方慌忙的赶紧甩过头颅。不管怎么说,这段回家的必经之旅在夏天简直痛苦的如同大焦热地狱修行一般。白发的少年甩了一把额头近视的汗水,漂移不定视线无处可落,在兄弟因为汗水而越发出艳丽光芒的黑发上转了转,随后低头盯着背包的肩带出神。他再抬起头的时候终于到了下车的站点,鲶尾的肩头已经消失在中年上班族看着就觉得闷热的条纹西服前。骨喰费力的从涌动的肩头中辨认出那束着长长黑发的后脑,越过车门后的空气让人混沌的脑子轻松了不少,让他能更加清醒的感受相对无言的煎熬。

 

离换乘的列车还有一段时间,鲶尾把后背靠在较为凉爽的大理石柱表面脱力似的滑下,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膝盖上。被汗水黏在后颈的发丝被洁白肤色衬托得发出水亮的黑色光泽,汗滴顺着曲线流进贴在皮肤上的衬衣领子。啪嗒,一滴汗落在光洁的大理石地面上,因为无言的沉默像被放大了好多似的,鲶尾烦躁的胡乱挠了挠头发,随后被贴在后颈冰凉的触感吓得差点跳起来。

 

骨喰把一条冰棒贴在他的脖子上。

 

.................................................................................................

 

虽然没多久但是胶着的空气都要凝固的沉默。

 

鲶尾有点傻眼的向上看着他,手还维持着向上举起的古怪姿势。

 

“..............我记得你还是不讨厌橘子味的。”


 他想了想,开口补上一句。

 

     漫长的像一个世纪的那么十几秒过去,在这中间鲶尾保持着双臂伸向颈后的古怪姿势有点傻眼的盯着他。这世界上关于总结在不同场合应该怎么样应对的书籍大概不少,但也绝不可能有那么一条建议能告诉他现在该怎么办。七七八八的胡思乱想在脑子里转了一圈,从插话的时机是否太过突兀跳跃到自己的脸看上去应该没有那么不对劲比起这个冰棒快要化了快点接住,随后他的焦虑被突如其来的大笑打断,丝毫不加掩饰的笑声在晚班高峰的月台引来了不少白眼。在那视线穿刺下之下的骨喰藤四郎自暴自弃在他身旁蹲下,看着鲶尾揩揩眼角笑出的泪水接过冰棒,莫名其妙觉得像是终于了解了什么一样疲惫又有些安心。

 

 他大概还是不擅长考虑太复杂的东西。白发的那一位扭头对他忙着对付冰棒的兄弟行注目礼,在脑海里搜刮词语试着开口向他搭话又张张嘴自觉沉默。鲶尾正专心致志的对付他快要滑下来那半块冰棒,吃相说得好听是不拘小节直白道来就是惨不忍睹,不到半刻便意气风发结束战斗,嘴边还留着点逼死强迫症的橙色。黑发少年微微仰起的白皙脖颈拥有优美的线条,细小的汗珠从上下滚动的喉结和已经浸润的发亮的黑发末梢汇集起来,一路滑进衬衣领子晕染出小小的一点深色。

 

...........这不是重点。

 

啃完了冰棒鲶尾挠挠头,心照不宣的在注目礼下从假装咳嗽和微笑选择了后者,顺便不着痕迹抹去嘴边的残余。这时候站台播报掐好了时间点一样响起来,来不及说的话像在波涛汹涌的水里沉浮了几个来回以后统统咽下肚子。唯一可以欣慰的是托班车晚点的福乘客没有那么拥挤,恼人的闷热也自然散去了些许。没多长时间鲶尾的头一点点做来回往复的钟摆运动,机械能在运动中消耗的结果是头颅最终抵在了骨喰的肩膀上。睡着了的鲶尾藤四郎脸庞显出少有的安详,黄昏时已经凉爽起来的风从车窗间灌进来。也许他也会不讨厌牛奶味,骨喰有点迷糊的想,放松的嘴角带着一点所有若无的弧度,然后困意在鲶尾平稳的呼吸声中出其不意的袭击了他。

 

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鲶尾正摇着他的肩膀,似乎因为没什么效果而正举起手掌准备给他的脑袋来一下。在视线碰撞的时候他反射性的收回动作,视线游移不定的绕了一圈回来直直看向对方。骨喰费力的支起向下滑落的身体,被盯得浑身不自在,就到嘴边的话好巧不巧又被终点站播报打断。等等,终点站?他猛的朝窗外看去,天已经黑的能掐出一把墨水,车窗上有灯光反射出的他的影子。

 

“终点站,”鲶尾的表情带着三分的窘迫五分的好笑和两分的不知所措,让人觉得他甚至乐于其中“.....似乎是必须要走回去了。”

 

“......手机呢?”

 

“刚好没电。”

 

“...................................................”

 

“.........................”

“呃,你认道吗?”

 

鲶尾毫无底气的补上一句。

 

与此同时远在家中的一期一振挑了挑眉毛,苦劳心细的哥哥身上还挂着粉色碎花小围裙与下过的葱花做斗争。将一切打点好之后青年抹了一把头上的汗,三步两步踱到厨房门口探出半个头,张望着还没看见自家双胞胎的身影。

 

“骨喰和鲶尾还没回来?”

 

“啊啊,电话也打不通。”药研费力的用脸颊夹着电话回头说,肩上还一边一个的搭着呼呼大睡的平野和前田。一期一振感动的看着可靠的弟弟晃晃悠悠用你单薄身板不符的力气把两个弟弟摞仔仔席子上,锅里油花突然四溅的爆响又赶紧让他缩回厨房。

 

“真是的,从来就没让人省心过....“黑色短发的少年活动着已经酸疼的肩膀嘟囔说,“嘛,不过怎样也不会是坐过站还错过最后班车这种蠢到离谱的情况吧......”

 

刚出车站的鲶尾打了个喷嚏。

 

“这下完了,回家后一期哥肯定已经........哈哈哈哈。”

 

“我觉得你担心一下现状比较好。”

 

 正中目标的吐槽。

 

鲶尾抽动肌肉僵硬的嘴角露出一个灰暗的笑容。啊,完蛋了。这么说着的他看上去倒没有什么灰心丧气的意思,搞不好倒更是乐在其中。骨喰盯着他长吁短叹的侧脸非常不礼貌的想。褪去潮热的夜晚有穿肠而过的凉风,本来被汗水黏在身上的衬衣干燥起来服帖的让人心安。鲶尾闭上眼睛将双臂向后伸了伸,手在虚空中握紧又松开,白衬衣被风吹的鼓成一个气球。你想要抓住星星吗,但是这样无聊的吐槽也不会真的说出口。从各种意义上都很累,他低下头,看见他们步伐一致的影子被拉得皮影戏一样细细长长。

 

只有两个人独处的时候鲶尾开始废话他在学校囤了一天的口舌,聒噪的好像沾了水就活的青蛙。但是也没有什么不好,健谈的和寡言的,总是一方讲述一方默默倾听,倒是没有了他的叽叽喳喳才安静的让人难以忍受。而这样的结果是爬上一个坡的时候鲶尾累得口干舌燥撑着膝盖就差大字形躺在马路上化成一滩。骨喰觉得有些过意不去的伸手去拉他,正好对上向上看的闪闪发光的眼睛。

 

喏,你看。鲶尾伸手指指远处一个看得不太清楚的长条形,嘴角划出孩子一样带着小盘算又干净的弧度。还你的冰棒,我请你喝汽水怎么样。

 

陈述句而并非问句。

售货机爽快的哐啷哐啷滚出两罐子饮料,清脆的碰撞声在一片寂静中突兀的像是撕开了空气。拿好啦。鲶尾把其中一罐沉甸甸塞到他手里,自己则在电光火石间完成了起开拉环——豪爽的大口咕嘟咕嘟——发出满足的叹息这一系列流程。淡黄色的灯光圈出不大不小的一片圆形,铝制的易拉罐边缘反射的光芒柔和的像是带了点毛边。骨喰握着抿了一小口的罐子慢慢蹲下去,对方满足的笑脸在逆光的方向看去有点虚幻的不真实。

 

“喔,这么说起来,”鲶尾停下来转头看着他,轻快的语气更像是随意问起饮料到底是果汁还是可乐好,“你还是要去上那里的高中了?”

 

所有辛苦粉饰的努力窗户纸一样轻易被戳破,太过突然的沉重话题像失重坠下的石块压得他一瞬间喘不过气,骨喰瞪着眼睛望着他,语言机能混乱的连回答的语句都编织不出来。

 

“.............你是计划好的吧。”

 

“有吗wwwwwwww”正打算移开视线的时候对方突然放大的笑脸凑上来,语气简直像带上了恼人的颜文字一样欠揍“不过倒是骨喰那边,如果我不问的话就一直不会主动提起的吧?”

 

“..........................................................”

 

这是被戳到了痛处。

 

抓到他的马脚之后鲶尾的灿笑愈加厚颜无耻,看上去倒像是一本一的高兴,仿佛下午闹别扭的那位是天边没半点关系的无名氏而不是他大写的鲶尾藤四郎。言语在唇齿间和爆裂开来的碳酸一起冒着泡,骨喰心神不宁的默默小口呷他的饮料,用鲶尾的话讲就是他那张本来就阴沉的脸又憋屈了一点。他盯着他的侧脸笑得又开心了一点,抬手去戳白发旁边露出的那一点脸颊,然后换来一个习以为常的白眼。

 

立场反转以后这个场景也越发眼熟。鲶尾并排蹲下靠在他身旁叹了口气,指甲无意识的刮蹭金属制罐子的边缘。“啊,实际上也没有离的那么远嘛”,他有点抱歉的咧开嘴说,“嗯......放学以后我也可以坐车去找你,双休日可以一起出来玩,放假的话我和一期哥还有药研他们都会来接你的,也没有那么......呃..........”鲶尾苦于寻找一个形容词的脸看上去很有趣,他烦躁的揉了两下头发,头顶翘起的那一撮头发很苦恼似的左右晃了晃。

 

“......总之高兴一点也没什么问题的吧!”他用右拳敲了一下手掌心,十分笃定的大声说起来,“还有奖学金!那不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吗?大家不都是很开心.......吗”

 

 

句尾像在空气中消散了的碳酸气泡一样没底气的弱下来。

 

“................................”

 

“鲶尾。”

 

“.........啊?”

 

“你饮料要洒了。”

 

“!??!!!”

 

黑发的那一位手忙脚乱去拯救不知道什么时候歪掉的罐子。啊回家衣服要洗了这绝对会挨骂,他抱怨的时候嘴角依旧会有点翘起,表情的丰富程度与多话成正比。他扭过头去小声的嘀咕被骨喰敏锐的听力一字不差的捕捉到,亏我还以为你在消沉结果完全没在听吗我真是个傻瓜。然后骨喰揉揉已经酸疼的双腿站起来。走吧还有段路就要到了,他拉住鲶尾的手腕,两个人有点滑稽的晃晃悠悠了一下。

 

“......还有,”踌躇了一下骨喰开口说,修剪整齐的指甲不经意的磨蹭了一下鲶尾的手腕,指腹上有温暖柔软的触感传到比皮肤表面更深的地方。

 

 

 

“谢谢你。”

 

 

 

“..............喔。”

 

     许久后鲶尾呆呆的吐出一个音节,然后恍然发现骨喰早已不知不觉与他拉开十米开外的距离。他看着前方的背影在原地站了一会,对方倒是丝毫没有等他的意思。于是他像往常一样小跑着从后方追上去,把路灯淡黄色光芒圈出的独角戏似的圆圈抛在身后。

 

 

 

      “啊,说起来骨喰。”

 

      “?”

 

  “你刚刚绝对是有笑一下的对吧....?”

 

  “谁知道。”

 

      “意外的没有否认呢那就是说.........等一下!不要走那么快!”

 

 

 

                                                                    -----------完

 

 

       好不容易写完一个独立番外请让我尽情废话一下!!【】

 

       以下就是没有营养的内容了可以点击右上角

 

       首先是

 

       怎么会破四千的【..................

 

       好迷,正篇从未写到过四千

 

      这篇的话着重都是在写日常的小片段。整体就是在想着【啊黑白如果在生活中真实的是个什么样子【这个感觉来,因为本职还是画画的原因经常是脑海里都是画面然后表述成文字........所以剧情对我来说大概挺苦手的吧23333

 

      不过其实还是有的【鬼看得出来【大概设定就是双子初三的时候骨喰收到了隔镇高中的面试通知书,但惹鲶尾生气的不是他要去念不同的高中而是他藏起来打算过期作废反正就是不摆出来商量这一点

 

      靠你不在前面讲谁看得懂啊

 

     然后是一点个人的理解

 

     刀设定的黑白双子,老实说在历史上没有多大交集原本刀种也不同,然后性格差异啊之类是当然的,只是被复原打成了双子胁差。还有就是记忆,所以这两位我是把他们看作到了本丸才开始渐渐磨合亲密相处,以兄弟的身份相处对刀来说也是相当新鲜的吧。虽然的确是合得来的双胞胎但是 怎么说呢一般我见过的双子都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差 当然我就是喜欢这一点的【。

 

     所以很感兴趣的就是这样大家都是普通人的设定,【现趴的魅力啊】从生下来就是形影不离的双胞胎,一起成长完全无时无刻在你身边的兄弟。这样的话因为太习惯他的存在,连自己对他的心情的到底是亲情还是真的喜欢都感觉不太明显吧。然后这里是差不多14,5岁的年龄设定,写的时候刻意突出了一点孩子气希望不会太OOC。正好是刚懵懵懂懂的年纪,对【要被分开】感到了有一点慌神的鲶尾和骨喰,也感觉到了除了兄弟定位之外要更复杂的方面有那么一点想法,差不多就是这样【你说的好懂一点好不好

 

顺便在补一句,这是我之前在写的正篇往前调一点时间轴的小番外。

 

知道我正篇的朋友,好你可以抽打我了【............

 

就是连了两篇的那个,年龄设定会下次补上。

 

暑假就快要完了但是估计下篇又要等到猴年马月才写完............不知道到底先写完譬如朝露好还是正篇............如果可以的话可以评论告诉我比较想先看到哪个【不会有人理你

 

如果真的有看到这里的天使请让我hug一下【你走开


来自一个心灵被设定集洗的纯白洁净的废人。


有缘下次再见!


好想在微博上发出来但是我怕熟人熟人不要来羞耻报表托马斯回旋三周半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