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浆拿铁

垃圾分类,从我做起

【hq/天濑见】贞子与弗莱迪

    *语病多,错字多,逻辑错误有,欢迎捉虫

    *严格来说并不算腐向的cp向

    *OOC OOC OOC

    *白鸟泽三年级组主场,发生在大约高二时候的妄想故事

    

      濑见英太在宿舍走廊里遇见了天童觉。

      来人一头扎眼红发,举止一如既往超脱于尘世之外,此刻正跟着耳机里的音乐踏着奇妙的步子。两人狭路相逢,气氛剑拔弩张,濑见捏紧手中脸盆毛巾,面色阴沉,对方则浑然不觉,依旧享受地眯着眼睛……

      濑见眼神锐利,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毅然决然开口向他搭话。

     “天童,”他一针见血地说,“这么晚了,你是要到哪里去呢?”

     天童闻言,便很有礼貌地摘下耳机,停下脚步回过头来。

     “唉呀,英太君,”天童说,“----当然是去看周末的特别深夜番组啦!你要是有兴趣,要不要……”

      “没有!

     濑见义正词严,回绝他邀请。天童瞪大眼睛,深觉没趣,便转身离开,依然友好地与他挥手作别。濑见一人孤零零穿着睡衣,站在宿舍门口,心中依旧十分不是滋味……

    

    “……若利,你看见了!这么下去,对你的睡眠质量不会有影响吗?”

    濑见很少如此高声发表自己意见,平日间他向来善于倾听与吐槽,此刻间话语却不免显得咄咄逼人。牛岛若利听见他如此发言的时候正把煎蛋卷往酱油里沾,不由得停下筷子,认真回答他人问题。

    “没有,”他如实回答,“我每天十点睡觉。”

     濑见深感孤立无援,只得深入思考,寻找下一个有力的切入点。周末的食堂里吃早饭的学生明显少于平日,聚在一起用餐的几位排球部社员便显得显眼了些。他正苦恼着,又一个托盘再自然不过地落在他身旁的桌上,对方便笑嘻嘻地挤进这一方空气中来了。

     来人正是天童觉。

     “英太君真了不起,”他一落座便立刻发表看法,“居然背着我和若利聊这么开心!鄙人实在万分佩服……”

      “能不能改改你这种奇怪的说话方式了?”濑见说,“说什么“背着你”,熬夜看电视节目起不来床的是谁呢?”

      牛岛拿起饭碗遮住自己面孔,脸色毫无波澜,听着两个人家常便饭的唇枪舌剑。

     “濑见怎么回事?”山形显然十分感兴趣,用手掩住自己口型,无声地向对面的大平如此说:

     “-----生理期吗?”

     大平笑而不语,继续动着筷子。

     此刻才成为白鸟泽学园排球部中一分子不算太久的这些人,心中明显有了一个共识,那便是“濑见英太与天童觉合不太来”这一事实了。话虽如此,既然在训练中无太大影响,便也无人抱有例如“让他们好好相处”的多余责任心,转而以习惯的心情欣赏每天惯例的情景相声了。

     时间转为晚上,濑见悻悻地回到宿舍,胳膊下还夹着三分钟前带走的参考书。山形从杂志里抬起头,看见刚刚才出门复习的室友迅速归来,对方对上他诧异的眼神,咬牙切齿,第一个字才刚刚维持住口型---

     “你不用说了,你不用说了!”山形隼人同情地说,“反正也是那回事吧?复习的话,也不必这么晚-----”

      “----他怎么能每周都锲而不舍地看那种节目呢??”濑见无法忍耐地叫道,“难以置信,恐怖片演那么多集?”

     “吐槽点歪到哪里了。”山形说。

      对方显然真心困扰,山形苦心孤诣,力争做一个好的调停人…

      “公共休息室的话,让他看去不就得了?”他努力开导道,“下次你带上耳机去,互不打扰,他在那里看电视,你学你的习……”

     濑见认真倾听对方意见,他心中描绘出那一番情景。黑暗的休息室中,荧屏发着惨白的光,那光勾勒着天童身体瘦长的轮廓,他专注地盯着前方,在渲染着紧张气氛的音乐中慢慢转过头来,缩得过小的瞳仁中闪着诡谲的光芒……

      “……鬼才做的到了。”濑见说。

     “说的也是。”

 

     濑见依旧不死心,下一次训练完后,他逮住晚饭间隙,旁敲侧击地与天童聊着天。

     “天童,”他说,“……恐怖片有那么吸引人吗?”

     天童抬起头,嘴巴弯成夸张的形状,眨巴着瞪大的眼睛……

     “英太君……”他感动涕零地说,“你终于也到了懂得大人兴趣的那一天了吗?”

      “没有”,濑见实在失去瞎扯的力气,“请好好回答别人问题了……”

      “那就马马虎虎吧,”天童说,“可是主演的那孩子实在太可爱了,所以情不自禁地还是看了啊---”

      濑见猛地抬头,不放跑一丝有利讯息。

      “就是这个!”他敲着筷子道,“女主演很可爱的话,看别的片子不是也一样吗?而且不必每周蹲深夜档,不是更好……”

     天童被他的气势所震慑,看着如此据理力争的濑见,他似乎终于明白了对方这些日子间积淀的烦恼的原因……

     “………………我明白了啊,英太君。”天童大彻大悟地说道。

    “你终于明白什么了?”濑见心中涌生不详预感。

     第二天早上,“濑见英太怕鬼”的传言飞遍了整个排球社。

     “我一直都没理解你的感受……”山形说,“真是不好意思。”

     “辛苦了。”牛岛若利说,面色透出一丝关怀。

     “你也是有着这样的难处的啊。”大平说。

     濑见英太一头雾水,等明白个中缘由,他气得面色青白,额头青筋暴起……

     “……天童……!!!!!!!!!!!!!!”

     他大吼道,肩膀甚至激动得颤抖了起来。

      “?没关系的,”牛岛说,“怕鬼也不是什么难堪的事啊。”

      他简单的一句话完全相当于火上浇油。

      “荒唐!”濑见依旧无法平息怒火,连话语都支离破碎“……可笑……………………完全是不经、不对,无稽…………”

       “无稽之谈。”大平说。

       “对!!”濑见大声说,“谢谢你,狮音!……不过重点不在那里就对了……”

       他平静下来些许,整理着自己的心情。似乎是过于烦恼了,他到下午为止话都显得少了一些。这样的他再次踌躇满志开阔的时候便又是晚饭时间了。

      “狮音,”濑见终于下定决心抱怨个够了似的,“我还是……”

      大平闻言,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凝重。

       “濑见。”

       他放下筷子,冷静地说。

      “据说人有的时候向对方倾诉某件事情,只是单方面想听到自己想听的答案而已,”大平从容说道,“不知道你是想得到答案,还是单纯想撒娇而已。”

       濑见迫于气势,愣愣地继续听着。

       “……不过我认为不管哪一种,都不如你去和他好好谈一谈来得好。”他继续说,“虽然以我的立场,也许不能随意评论就是了……”

       “…………是。”

      濑见深为所动,眼中涌动着十分钦佩的感情。

      “太对了啊……!谢谢你,我明白了……”他说道,“狮音,你这家伙真的是高中生吗……?”

       “能帮上你就好了。”大平慈眉善目地说,拿起了筷子。

      下一个周末,濑见英太在走廊里遇到了天童觉。

       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甚至天童手舞足蹈的姿态都没有几分不同。而这一次他明显被瀬见英太的气势所震慑了,对方全副武装,甚至在睡衣外套上了防寒的卫衣,胸口的巨大奶牛头像耀武扬威似的吐着舌头。濑见如同仁王般立于前方的走廊中间,扬起眉毛,手上拿着一张碟片。

      封面依稀可见血淋淋的可怖人像与起夸张作用的大写英文片名。

      “去看深夜番组?”濑见不容辩驳地说,“一起去啊。”

      “我也去。”不知如何出现的牛岛若利也说,“体验一下。

       濑见吓了一跳,随即极力劝阻。

       “虽然已经不需要澄清了,我再说一次,”他说,“若利,我并不怕鬼……”

      “超有趣啊!!”天童满眼放光,开心叫道,“有什么不好,一起来嘛!”

       牛岛点了点头,便不再做解释,跟上这两人的脚步来了。

        “别幸灾乐祸啊?”濑见说,不掩话语中得意之情,“话说好了,一会不要被吓到哭鼻子……”

       “英太君,用这样修辞的人大概小学都还没毕业喔。”

       “你说什么?!”

        两人便一边如此拌嘴着,向公共休息室一同走去了。

        不知多长时间后,濑见从极度浓厚的困意中挣脱出来。室内一片黑暗,他借着月光依稀辨认出某人扎眼的红发,瘦长的手脚憋屈地缩在显得可怜极了的扶手椅上。牛岛若利早已发出均匀呼吸,他睡姿端正,身上还盖着濑见的外套。

      电影早已结束,荧屏上滚动着片尾制作名单,一行行白色小字发出刺眼的光芒。濑见筋疲力尽,实在不想多讲话,把脑袋靠在椅背上。

      “哎呀,结束了……?”天童睡眼惺忪说,句尾同样透着疲惫。

      “结束了,”濑见说,“你到底有没有看到最后啊……”

      两人已无多少吵嘴的力气,不知是谁发出一声叹息,努力抑制住自己的睡意。

      “最后那个,超吓人的……”天童半是感叹地说,“对英太君的审美品味来说,应该相当了不起了吧?”

      “以我作为标准是多余的,”濑见说,“不过你说的也对,我之前是不看恐怖片……”

        “现在呢?”

       “稍微理解一点,”濑见使劲眨着眼睛,“你的话,肯定对我喜欢的类型嗤之以鼻吧……”

      他迟疑着,随便说了个悬疑喜剧类型的片名。天童从鼻腔内部发出一声沉闷的笑声,他当机立断朝那个方向砸了个坐垫过去。

     天童堪堪躲过,似乎有了精神。

     “很有英太君的风格嘛,有什么不好!”

      “你是真心那么想的吗?”

     “太咄咄逼人可不会受女孩子欢迎的喔,”天童嬉皮笑脸地说,“……下次我也看看好了,交换的话,你看悬疑小说吗?”

      “好啊,”濑见说,觉得心情轻松了许多,“别推荐奇怪的东西给我啊。”

     两个人打着哈欠,靠着扶手椅的靠背打起了盹。时间已过深夜,离天亮则早得很。

     距离他们被半夜归来的舍管发现,并被勒令上交检讨书及受罚负责一周卫生还有四十分钟。

     距离睡眠不足的濑见英太在训练中传球失误,砸中牛岛颜面,还有六小时二十分钟。

     距离濑见拿到天童鼎力推荐的推理小说,翻开封页时却发现角色名单中犯人的名字被天童用亮眼的黄色星星醒目圈出,还有四天零九个小时。

     距离他们毕业还有一年零七个月。

     濑见英太在街上遇上了天童觉。

     深秋时节的黄昏有着冰冷的风,他刚刚结束大学训练,正给舍友发短信晚些回去。他看见迎面走来的人有着一张熟悉至让人气不打一处来的面孔,此刻也与他对上目光来了。濑见穿运动衫,外面套着不算太时髦的厚实大衣。天童一身休闲装,红发直直垂下,两人站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霓虹灯与车灯闪着流烁的光芒。

     天童瞪大眼睛,仿佛他们只是三天不见,伶牙俐齿地开口说话。

     “哎呀,这不是英太嘛!”他说,视线扫了扫对方,“这是去训练了?”

     “刚结束,”濑见说,“你呢?”

       “我嘛,”天童吊儿郎当地说,“不打排球了,也并没有什么事做,普通地当着生活糜烂的大学生……

     “是吗?”濑见回答,“我可还是在打着呢。”

      他想是没有什么需要说的了,相视着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来。于是濑见英太再自然不过地走上去,就如同一般的许久不见的老朋友间一般,把一只手臂搭上对方肩膀交谈了起来。他们于是迈着一致的步调一同走去,交谈着最近热映的电影之类的话题,时而夹杂着没什么营养的拌嘴。没有多久,这两人的身影便消失到街道千千万万的人群中去了。

     

*十分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对于这两人的关系进行了相当多妄想与捏造,已经是相当严重的ooc了,如果能包涵实在不胜感激……

*“对于濑见来说,白鸟泽也许是他最无法发挥实力的地方,而对于天童来说,确是他唯一能够打球打到尽兴的乐园。”虽然抱着这种感情来写的,不过也只是个蹩脚的群口相声而已,只是作者的碎碎念,请不要在意!

*今天也在世界中心呼唤着白鸟泽亲妈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