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浆拿铁

垃圾分类,从我做起

【D-grayman原作向】Hold Me Down

*惊雷滚滚的OOC BUG有 人物二度解读有  小心触雷


 “把眼睛睁开吧。”

    那个恶魔悄声的,用着类似某种温柔的耳语似的口吻和我说。

    我努力地试着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眼睛?或许也不能够这么说,但作为一个恰当的比喻还不错。我感觉像处于某种虚无缥缈的物质的夹缝中,像一个地下有海波拍打过的断崖,我倒在距离深渊一步之遥的地方,海浪不停地怒吼着,然后我的思想又回到了起点。那个恶魔不停地说,醒过来吧-----对,如你所愿,我会让你醒来,但我永远不会离开你,不会让你从这里逃走。我并不能准确理解他在说什么,他的声音开始只是无聊似的呓语,然后变成了耻笑,最后是冷冰冰的愤怒,谁都不能违抗他。

  “醒过来,亚连·沃克。”


    我躺在冰冷的石地上,周围下着雪,抬头是灰蒙蒙的天空。温热的皮肤接触到粗糙地面的滋味让人浑身发毛。是的,我是亚连,那个黑发的高大男人将双手插在衣兜里向下看着我,一双金色的眼睛灼灼闪着恶意的光。

   “哎呀,看看是谁醒了.....愿天怜悯这可怜的人,我可怜又愚蠢的宿主。”

    恶魔轻声说,薄薄的嘴唇嗤笑着向旁斜起来发出嘘声。然后他伸手把我拉起来,我对这里有印象,并且感到十分熟悉,一只狗穿过石砖掀起来的街道,肚子上有一块毛发稀疏的皮肤,顶着一个红色的球。我认得它,我的心脏狂跳起来。金色眼睛的男人站在前方,示意我可以追上来。于是我随着他向前走,穿过阴湿又刺骨的小巷,前面有一个灯火通明的马戏团,到了,就是这里,我甩开他的手跑上前去。

    我记忆中的那个男人站在前面,刚刚演出完毕的脸庞上涂满滑稽的油彩,充满热度的身躯在寒冷的冬日蒸发出若有若无的白雾。他看见那条狗明显非常高兴,俯下身像老朋友一样摩挲它颈后的毛。马纳·沃克就在我面前,我感觉浑身发冷,那个褐发孩子也跑出来了。


  “马纳在你的记忆中是这个样?”那个男人挑起眼睛看着我说,“啊,那说明你真够矮的------”

    我没听清他接下来说什么,那孩子抬起头惊恐地看了看男人,然后低头跑走了。我感觉血液在血管中的流速都慢了下来。黑发的恶魔走过来,我努力让自己不去看他的脸庞,逃开那双咄咄逼人的金色眼睛,但是他也并没说什么,静静地看着那小丑掀开帐子走进那明亮的灯光内里。

    景色流逝,我和他站在街头,看见红发的高大神父一脸焦躁地挤开人群-----然后那褐发的孩子牵住小丑的手一起走了,我看着他们的背影,感觉心脏也结上了冰。那是我自己,我攥紧衣襟,默念着,那是我自己。男人怀念似的站在目送他离开。

   “是的,那是你,亚连·沃克,”他轻声说,“没有记忆,没有家庭----名字来自一条狗,”他不紧不慢地把字咬在舌尖,仿佛琢磨着怎样才能给人最大的羞辱,“姓来自我亲爱的哥哥的假名,这就是你,好的,现在我们可以去下一站。”

   他打了个响指,景色飞速地转换了。


    我认出这是教团的食堂,穿着简单的探索队员和白大褂的科学班成员一同举杯欢笑,里面灯火通明。我和他站在拥有最开阔视角的地方,能看见那个白头发的少年---我自己也开心地举起杯子。欢迎你回家,亚连!所有人都这么说。

    “觉得自己拥有家了?”他忍不住似的笑出声来,声音在觥筹杯盏中清透地撞击着耳膜,“你还记得他们的名字吗?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少了多少人?你没能救的有多少人?这就是你的家。

     画面转换,我站在竹林里,“我”跪在地上,看不清表情。斯曼在他面前一点点消散。黑发男人心情很好似的反复踱步,冲我张开双手“你没能救得了!”他的金色眼睛在月光下亮的惊人,“感觉怎么样,救世主?”

“我并不认为你让我看这个有什么意义所在。”

我深呼吸,看着他的眼睛说。


     “很好,你连这个的意义都不懂....”他抱着双臂,装模作样地叹息,景色再一次崩坏了,飞速地分崩离析又重组出各种模样,隐约闪过林克倒在瓦砾碎裂的地上,或是黑皮肤的少女逐渐消散的景色,像万花筒一样飞速地旋转起来------然后停下。

“那就让你看一下好了。”

男人叹息,然后一切都消失了。


     我睁开双眼,阳光很明亮,我能感受到自己心脏的跳动,感受到血管中有着温暖的血液在流淌,是的---我就在这里,并不是什么陷阱般的梦境。我的脚边有两个人倒在地上,一个人正急速的喘息着,黑色长发在缓缓扩散的血泊中扩散开来----我的手中攥着一个瘦小青年的领子,标志性的滑稽眼镜破碎了大半,他把伤痕累累的脸庞抬起来,努力睁开眼睛看着我,我想要尖叫,想要放开他,但是我的身体丝毫动弹不得---


“亚连?”

他微弱地问到。

“感觉怎么样?”


     我面朝下趴在什么东西的上面,感觉上更像是个漆黑的冰冷水潭。耳旁传来恶魔的问话,准备好了吗?他恶意地大声喝彩,然后拍了拍手掌。

我的视线前方仍是那个瘦小的灰发青年。他歪斜着脑袋悬在半空中,似乎努力想说些什么。

“.........乔、.....尼?”

我用尽全身力气小声地呼唤他。

    他微弱地歪斜了一下脑袋,破裂的镜框从脸上滑落下来。那双视线模糊的眼睛就这么盯着我,一秒,两秒,三秒-------他扯了扯嘴角,似乎想露出一个局促的微笑,然后从那里流淌出了大量的鲜血。啪。失去支撑的眼镜摔了下来,他的眼皮动了动,然后那双眸子里失去了光亮。

    大量的羽毛形圣洁刺中了他。


    看吧!亚连·沃克,这便是你亲手做的好事!恶魔的大笑从什么地方传来,你什么都做不到,你什么都不曾拥有,你的一切都会被你自己亲手葬送------

-----不是我!

当然是你,我可没有圣洁。他理所应当的说。

-----都是你,都是你这家伙----

      他把我拉回黑暗的深渊,我抓住他的衣襟,第十四号说:你觉得是怎样?亚连·沃克,做不到的是你自己,如果你的心灵能再强大一点,大家都会得救---大家都会得救!这样你就可以玩你傻兮兮的朋友扮演游戏,脸上扣着不知道从谁哪里借来的假面具。那不是你,归根结底什么都不是----归根结底你什么都不在乎!所以我让它结束了!他挣脱我,抓住我的后脑勺向水潭中按进去,看看吧,你最后还可以体验一下。

    神田的双手抓住了“他”的脚踝。


   “你这家伙.....”他咬着牙说,鲜血从齿缝里滴滴答答地溢出来,“你给我等一等,第十四号.....!”

     男人惊愕地笑了,然后像踢走什么脏东西一样甩开他,将厚底的鞋跟碾在他手掌的指骨上,然后旋转。

     “我的名字是亚连,笨蛋神田!”


----是这么说的吧!黑发的男人大笑,拍拍手掌,把我从黑暗的水塘里拎起来,然后轻声的,无比温柔地凑在耳边说。

“祝你好梦,你这可怜的人。”


*感谢您的阅读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