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浆拿铁

垃圾分类,从我做起

【神阿尔】Lifeline

*借鉴有 背景借用有 如过度请有印象的读者务必提醒  不定删


*惨烈的OOC

   

     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在社交网站上消遣空闲时间的人,该做的事总是太多,比如计算一下救生食品的存量,或者修好那个该死的发信器。来自东洋的年轻人并没有任何信仰,对基督教嗤之以鼻,然而每次他找到足以遮蔽放射性光线的栖身之地并不容易,不得不像上天或先祖抒发一番感谢之情。然后他坐下来,在膝盖上摊开边角都磨得花白的笔记本电脑,用快捷键打开某个人的账号主页。

   Po:我两个月前抱回它的时候还瘦骨嶙峋,现在精神得几乎让人认不出来。遗憾的是依旧不让人抱,下次优回来的时候会不会喜欢它呢,虽然我猜不会。


   下面附上一张焦距模糊的照片,不知是出于烂到家的摄影技术还是宠物一方的不肯配合。神田优对着照片上唯一可辨的毛发浓密部分瞪眼,努力分辨那是个鼻头还是半截肉垫。我当然不会喜欢这么个小畜生,他从鼻子里哼出一声,然后心照不宣的点了个红心。


  Po:也许我永远都没办法搞定这个烘蛋。好吧,也许人总是有永远也做不到的事情。往好处想一想,上次优来做的时候,我敢肯定这辈子也没法弄的比他还砸。


 他翻白眼,然后飞快的敲评论-------我也敢肯定除了我谁也没法把你叫烘蛋的那玩意吃下去!


  Po:上星期出远门的时候忘了找邻居帮忙照料阳台上的盆栽,现在它看上去不太好。


  Re:你已经再买了三盆了。


  Po:上星期沃克先生过来玩的时候带了盘恐怖片来看-----他说那里面的子役女演员实在长的很像优,事实上我看了以后也是这么认为的,哈哈哈哈哈虽然我觉得小时候的优完全没这么可爱。


  Re:......我说了多少次跟那豆芽菜一块玩准没好事?!


  黑头发青年咔嚓咔嚓解决掉一天份的压缩饼干,然后打开聊天页面,跟账号的主人汇报现状。


 -----我的发信器坏了,往西走有个足够大的山洞,我在这里支了帐篷,足够捱过几天。

 -----听起来可不太好。但是谢天谢地,你没事。


  他闭着眼都能想象出青年打出这些话时的姿态,他习惯用一只手托着笔记本打字,盯着屏幕的双眼上有纤长的睫毛晃动,在收到回话的那一刻也许会如释重负地叹气,然后开朗地为他打气,再念叨些照顾身体一类让耳朵听出茧子的屁话。


 -----我打算休息足了再出发,大约睡三个小时左右。

 -----晚安,优。以防万一,还是穿着你的防护服睡。


   他关掉聊天页面,对着那人的账号主页出了半天神。当然,他并不需要担心这个账号的主人明天就会因为放射性光线引发的疾病或食物不足而从世上消失。那只黑猫永远也不会老,它可以一直保持着那副神奇鲜活的傲慢模样,仿佛随时准备下次见面再给他脸上来上几爪。


记录的人永远可以每天发些蠢不拉几的照片,神田优知道他喂猫的时间,知道他一般喜欢对着黑猫腹部的十字斑纹啧啧称奇,知道他最后学会了握着它的爪子在视频通话那一边跟他说晚安。然后帐号主页依旧每天都会更新,仿佛豆芽菜和蠢兔子还会天天不打招呼善自登门拜访,带着一票人咋咋呼呼。

  

  他想了想,又不死心似的翻回去,盯着不再跳动的消息提示。

 

  ------我想我真是疯了,我......

  ------优?

  他下定决心,继续输入。

  ------说一句话,阿尔玛。

  ------证明你不是一个虚拟的聊天账号。


  对面沉默良久。


  ------我很抱歉,优。但我不过是个没通过图灵测试的人工智能而已。

  神田盯着屏幕上浮动的光标过了一会。

  -----我的确是疯了


 他这么写。

 -----我爱你,阿尔玛

 -----我也爱你,优。祝你晚安。


 于是他拔掉电源,备用电池的残量看起来不太妙。劫后余生的年轻人爬进帐篷躺下来,闭上眼睛,等待第二天失去臭氧层遮蔽的惨白阳光叫醒他。



  结尾请尽情发挥想象能力  内含信息量【】



 *虚拟账号一天之内没有互动即被删除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