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浆拿铁

垃圾分类,从我做起

【林亚】斯德哥尔摩不会流泪(2)

 *没想到写成了连载系列

 *各种方面都很像爱情喜剧的相当垃圾的一章

 *OOC OOC OOC

    

     在此声明,我本人并没有什么记录日常快乐瞬间的习惯,这种事应该交给需要去学会发掘生命美好的叛逆期青少年去做。我要说的只是这是份关系到患者将来病情发展的对策方针的宝贵资料,需要投入足够的精力来完成,当然有的时候也许会记录些鲁贝利耶导师某些令人受益匪浅的精湛教诲,那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我身为医师经验尚浅,有一位足够指点迷津的人物在更是受益匪浅。

   进入春天已来日子过得快了点,中间这段时间我个人认为并没有什么值得多加警惕的事情发生,希望如此。亚连·沃克搬到了低一楼层向阳的房间,早上阳光照进来多少会让人心情愉悦,而另一方面,我也不会被他突然拉开窗户的动作吓一跳,虽说这位在令人费心的方面出类拔萃的先生学会了从窗户跳出去散步的新方法,这明显对个人的意志力与言辞修养有着极大的考验,衷心感谢上天赐予我足够强韧的心脏。

   “沃克,我警告你,下次再发生这种事,我就往报告书上写你患有极其严重的多动症-----”

   “不好意思,医生,我觉得很抱歉,但是用这种方式威胁人应该是您的滥用职权-----”

   “-----还有充足的妄想症和成人幼稚症。”我恶狠狠塞住他的话头,“如果说滥用职权的话,我现在就想把你调到特殊病房去,把你锁在里头什么也别想干。”

“我说---”

“早餐加餐和下午茶都没有。”

“.........”

看来我在和他拌嘴这方面的水平提升了不少,当然不需要半点可喜可贺。

瘦的跟棵菜似的白发少年人把半句话生生咽回喉咙,企图在我视线的死角里翻白眼。然后他旁边那个坐轮椅的黑发姑娘像是看见了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似的瞪着我们---我才意识到忽视了她的存在,并从心底感到抱歉,---意料之外的,她似乎很开心似的笑了起来。

“您二位的关系真好。”

她忍俊不禁似的这么说。

我就知道会是这种话。

    就如我之前所提到的,亚连·沃克在交际方面的天才又一次得到了体现,不得不说,如果说常人打破他人心灵防线需要么大的努力的话,那么他更像直接说声“打扰了”一样便轻轻松松跨了过去。我并不有幸记录下整个过程,但一夜之间,他就像一滴水融入大海一样与该楼层大部分的住户打成一片,其迅速不禁让人瞠目结舌。如果注意到我言辞方面的严谨的话,你也许会对这个“大部分”提出疑问----本院并不单纯是收留身心方面存在缺陷或无法自理的人们入住并提供服务,其中不乏真正患有精神障碍疾病的患者,而作为其中的代表,

与我负责的这位先生每次见面都要绕着整个院子跑三圈暴跳如雷提着刀跳脚喊豆芽菜今天有你没我有我没你的,也是非神田先生莫属了。

“你对女孩子的态度太失礼啦,林克,”自诩流着英国绅士的血液的沃克先生不禁出声跟我抱怨,虽然他嘴上还大朵快颐着我早上烤好的纸杯蛋糕,按理说并没有这个资格,“新搬来的,小时候移民过来的中国人,名字姓李。”他似乎多少察觉到了我的心情并不容他废话,赶紧补充道。

除此之外,我暂且知道了他的另一位友人。青年拥有着颜色注目的红发与洋溢着热情的开朗神情,即使只是打过照面也足够令人印象深刻,他的笑容也足够感染任何一位心灵寂寞的人,我不得不说沃克与他的确很合拍-----但不可忽略的是,这位青年的确是因超忆症引起的精神负担和头痛而不堪重负,他眼睛底下浓重的黑眼圈显而易见。

事到如今,我仍然不敢说我有多么了解他----关于亚连·沃克这个人本身,该在意的谜团还是太多了。他喜欢甜食,也对一切称得上美味的食物来之不拒,口味和十七八岁的小鬼一样挑剔。他的朋友不少,却也明显没有托心置腹的对象,没有恋爱经验,曾进修过音乐与艺术方面的课程,表现出的也只是对枯燥事物的兴趣缺缺,对什么都说不上兴趣高涨,唯一说得上出格的举动是他大学一年级时去中东当了一年多的志愿军医。我大胆并无礼地推测,也许他并不热爱生活。然而他弹钢琴的样子足够好看,值得一票女孩子围在身边脸红着给他塞小纸条。他也只是礼貌又恰到好处的笑笑,并不显出疏离的样子,最终成为许多人少年时光一段模糊又美好的剪影。

晚上他回来的时候脸上笑的有点尴尬,我盘着手臂瞧他的裤脚,那有一只半大的德国牧羊犬,该是很多天没洗澡,此刻亲昵的专注于用大肆在衣料上染出深色的痕迹。

“我就是给它喂了点火腿肠,”他解释说,一边试图从我脸上找到点宽容大量的部分,此时那条小畜生就相当愉快的呼噜呼噜舔他的脚踝,“呃、我知道肯定不能在疗养院里养啦......林克,你不能说跟它友好地说个再见都不可以吧?

我给了他五分钟让人和狗上演感人的离别,他蹲下去像熟识了很久的朋友一样抚摸动物柔软又温暖的后颈,任凭那动物开开心心伸出不知道啃过多少垃圾的舌头舔他的脸颊。这个空档我思考了一会看来沃克电波对于动物一样效果显著,也许下次我出门采购都可以带他一块,搞不好女性售货员会连带给我半价优惠。

“亚连·沃克,”我想起来了以后问他,“你喜欢动物吗?”

他少见的沉默了一下。

“我以前当志愿军医的时候,”他答非所问地说,走廊里的灯光很暗,不足以看清他脸上的神情,“和朋友养过一条狗,是军犬。”

他向来对于自己过去的经历闭口不谈,我预感到这也许是相当重要的信息,集中精神准备听他说些什么。

“没什么,”沃克停了一下脚步,又恢复了那副标志性的微笑,“晚安,林克。”

“那条狗呢?”

事后我想起来,也许是不该由着好奇心这么突兀地去追问的 。

“死在以色列了。”

他轻描淡写地说。



*蒂姆打了酱油 是蒂姆

*十分感谢您的阅读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