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浆拿铁

垃圾分类,从我做起

【林亚】斯德哥尔摩不会流泪

        *D-gray man原作衍生创作 第一视角 OOC OOC OOC

        *现代疗养院au

        *(并不是很友好 可能是惊雷 请小心【】

 

 

不管是就我个人不足为道的执岗经验,或是我素未谋面的那些也许曾负责他的前任医师而言,亚连·沃克都实在称得上是个古怪到家的病患。当然,您大可不必听信我的一面之词,不过我也发誓这些话绝没有诋毁或讽刺他本人性格的用意----所有曾接触过他的人都愿意拍着胸脯表示,这位少年的人格绝无半点需要担心危害社会或己身的不健全因素,当然话又说回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也不必于惨白的病床前与他做第一次的自我介绍了。

 

“啊哈,林克,早上好,”上文所言的这位病患从我的视线下方抬起头来,嘴里鼓鼓囊囊塞着苹果,含混不清地跟我对他每天消遣用的早报发表一番高见,“上天保佑,你再看那种干巴巴的施普林格日报,眉心会长出个疙瘩哦,疙瘩。”

 

我当然可以不必理他,但就医生与病患的关系而言,如果以我与沃克作为一个例子,可能相当于逐渐走上歪门邪道的错误成型范本。

 

“我不需要你对我选择读物的品味指手画脚,沃克。”我拉过来一张凳子,把七七八八的档案和文件摞在枕头上,他的床头柜上的花瓶里换成了三色堇,连同两个正熟着的浑圆苹果,谁知道干这事的是哪个新来的护士小姐还是上次他陪着一起玩的小鬼。

 

亚连·沃克,他就是个这么受欢迎的迷人精。

 

“你说的对,林克,与其与医生枯燥的品味较劲,”他轻车熟路摸索上我档案袋旁边的纸兜,往病号服上披了一件厚点的羊绒毛衣,“这个时间足够吃完三个甜甜圈啦---呃,你是不是放错了,今天的是四个。”

 

 “就是四个,我没有老年痴呆,也不是你老妈,不需要为你将来的糖尿病潜在危险担惊受怕。”我深呼吸一口气,把他嘴边的话连同食物一起堵下去。多半是什么“医生的手艺又见长啦,可惜没有女朋友”之类的油嘴滑舌,用点心噎他倒是不错。

 

 “敬谢不敏。”少年冲我夸张地双手合十,看起来有点像某种东洋民间祭祀的术法。他看起来倒是笑得很开心,一副嘴角还沾着巧克力酱的傻样。

 

 

病人需要的是体贴入微而距离适宜的呵护与照料,做到完美绝非易事,我对自己的耐心与细致多少拥有自信,而同时的,也需要一些指点迷津的鼓励与引导,然而更多时候,我选择用旁观的方法试图能客观性的了解他,这听起来的确像掩盖自己能力不足的说辞,事实也的确是这样。

 

亚连·沃克实际上有很多朋友,我翻看过他的档案,就如千万个普通的同年龄少年人一样,他接受的是正常而优秀的教育。他的母亲早逝,父亲在年份不明的海难中失踪,说不上拥有美满的家庭,但从未受过不正常的虐待或精神上的压迫。而在学校他的人缘非常好,使得颇为坎坷的身世也成为了讨人喜欢的一部分。谁能拒绝这个亲和力十足又开朗礼貌的俊秀少年呢----只要看过一次就能明白了,他自有一套与人拉近距离却又不过分踏及底线的谈话艺术,但另一方面,他与所有人都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完美界限,令人不得不猜测也许是另一种自我保护的机制。

 

 

   他说话时的神态总是容易让人放下戒备的,我们相处的时间不长,如果与他第一次的非正式见面不是那么触目惊心,也许我也会被他那副轻轻松松的样子蒙骗过去也说不定----沃克说话的时候习惯性的先眯起眼睛微笑,除了他走神之类的时候,他与人交谈的时候总会认真又柔和地盯着你的眼睛,一般患有心理病症的人总会回避他人的眼睛,因为那显而易见会出卖掩藏的最深的感情。所以出乎我意料的,我并不能从他的眼睛里揭开任何我想要探知的谜底。于是我只能退而一步选择观望,并且惊异如此一个有着破碎童年的人居然拥有比一般家庭孩子更加温暖的笑颜。

 

   当然,还是一位有着自杀未遂前科的病人。

 

   “啊,等一下”初春的天气还有些凉,少年换了一套户外适宜的衣物。此刻他正微笑着摆弄隔壁病房孩子送给他的野花,墨绿的茎在指尖娴熟地挽成环状。他低头认真的对待任何事物的样子很动人,脱去病号服后更显得活力焕发,阳光照着的侧脸让他看上去像个比实际年龄还小一圈的孩子。我就这么看着他大功告成地把花环小心翼翼给那小姑娘戴上,两个人看上去都开心极了。

 

  他理应属于阳光下,属于人们温暖的目光与赞赏的注视下,而不是在非自然光下惨白的病房里消遣日子,让青春年华与点滴一同在滴答声里融入血液。

 

 

  我把笔记揣在兜里,这份日记一样的观察报告并非出自任何人的旨意,我更希望是自己一成不变的生活中少见的心血来潮,当然,我死也不会让身为观察目标的那位少年知道,友好的耻笑总是比谩骂与斥责更令人难堪。

 

  “嘿,林克,”沃克乖乖爬上床的时间较平时早了一点,我坐下来给他做睡前的临时检查。他心脏跳动的频率正常而规律,让人有种莫名的安心感。“谢谢你每天早上带来的甜点,有时候我也会觉得你不仅仅是个古板的冷冰冰木偶而已----人总是要对什么表达感激之情的不是吗?”他察觉到我扬起了的眉毛,赶紧改口说。

 

   “不必,要是你的主治医师能把你饿死,也算今年最让人尴尬的笑话。”我把档案袋夹在腋窝底下,夜间台灯无机质的光衬得他的脸颊有点惨白,活像个在青春年少时不幸夭折的古堡幽灵。

 

他的眼眸看起来也没有平日里看上去那么澄澈了----或许是错觉使然,我莫名的感觉喉咙发紧,他刚到这里的时候也是这样,失去光泽的白发湿淋淋贴在蜡人一样的皮肤上,半睁的眼睛是死亡气息浓重的铅灰色。那番光景我总是记得清楚,他深深陷在冰冷的床上,脉搏微弱,心跳缓慢,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得不留痕迹。

 

“林克?”

 

 

他出声时我才好歹把自己从思绪中拉回来,刚才的样子该是失态的很,我一边平复情绪一边象征性的与他互道晚安。

 

“对了,”临出门前我停下脚步,用生硬的可笑的语气问他,“我偶尔也可以换一换读书看报的品味----”

 

少年颇为惊讶似的瞪大了眼睛,半秒后又恢复了平日的那副柔和的表情,眼睛狡黠地闪了闪,向我报以沃克特有的恶作剧式微笑。

 

它们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无机质的玻璃球。

 

   “兰登书屋,”他欢快的语调从背后传过来,刻意把字咬得圆润,“那就拜托你啦,医生。”

 

我点点头以示致意,把他房间的门关上。才将袖口掩饰的小东西滑进口袋----我把他台灯的灯泡偷偷拆了下来,连同那只漂亮的彩釉玻璃花瓶。泛着光芒的铁片与碎裂的玻璃尖端,对一个企图了解自己生命的人来说,似乎诱惑还是大了点。

 

毕竟他是自己跳下去的。

*********************

最近心情和身体都不是很好 写一点压抑的暂且消遣

基于对豆芽的个人理解与二次歪曲设定的产品【】

下次是亚连的第一人称 如果有的话【你

妈的这什么智障言情小说标题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