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浆拿铁

垃圾分类,从我做起

【骨鲶骨】正月嘈杂

*各位新年快乐 假期也就剩一天了 你好我好大家好


  鲶尾藤四郎早起的时候颇有点心不甘情不愿,首先是给走廊上短刀跑来跑去啪啦啪啦的声响惊了美梦,随后他迷迷糊糊的脑子转了转,自我安慰的想除夜的时候兄长给那一帮喝上头的太刀灌了个不省人事肯定也还窝着困觉。于是他刚把脑子埋在枕头里,听见厨房那一头又地动山摇地闹了什么动静出来,差点吓的整个人跳一跳。

 

 真是,这觉也是没得睡了,少年形态的胁差顶一头乱毛半是赌气半是好笑的爬起来拉开拉门,被扑面的冷气冽得打了个喷嚏,才想起来前两天为了顺应节日气氛本丸刚给换上雪景。雪反射的阳光晃得眼睛有点疼,看东西也不太实着。他眯起眼睛瞟见厨房前头有道深色的人影钻了进去,然后远处雪堆耸了耸,又耸了耸。这雪堆怎么还长脚呀,他还没来得及反应,鹤丸国永就嗖的一下从雪里拔出脑袋来。

 

早上好呀,藤四郎家的小子。雪白的太刀笑得一脸兴趣盎然,全然不像脑袋上还挂满一片亮晶晶的狼狈样,被钻进衣领里的雪凉得瓷牙咧嘴,又想起来什么似地从袖口里掏出来两个镜饼放在他手里。嘿,新年快乐,待会起床记得吃烛台切烧的小豆汤,虽然给他发现了,该有那么一碗还是有惊喜的,好好期待吧。

 

您慢走呀鹤丸老爷,鲶尾看着雪白的身影又消失在廊后,心想待会吃早饭又该有一场好戏要看。他才把脑袋缩进去打了个哈欠,回头看见骨喰藤四郎坐起半个身子,微微睁开眼睛看着他。

 

“哇,抱歉,吵醒你了?”鲶尾诚心诚意跟他道歉,白发的那位依旧睡眼朦胧,看着他不可置否地歪了歪头,脸上倒是也没有什么不满的神色。“不过这个点也差不多了,一会把主公给的和服换一下,一期哥说吃完早饭去拜初诣。”

 

“昨天晚上到底也是没听见除夜打钟,不知道你听见了没有?”鲶尾藤四郎帮着兄弟把从身后把腰带束上的时候用着有点可惜的口吻说,念念叨叨着新选组的打刀不该再给他灌下那一杯的,搞不好抱着门松睡大觉的照片都给审神者传到私密SNS上去。手指穿过束住清瘦腰腹的布料,从底下透出的肌肤温热与手掌的纹路贴合,即使在兄弟之间并未出格也亲密得暧昧。

 

还好他们彼此也早已习惯。

 

“......我也没有。”骨喰藤四郎呼出温热的一口气,令他没来由的感到耳根臊热起来。交换了位置以后他高出来不多不少的一厘米派上了用场,刚好能看见润泽黑发顶上埋着的头发旋。“不过待会去神社总要撞钟的,暂且当补偿也差不多。”

 

   “那也不一样啊。”鲶尾低声笑了,骨喰相比起来不那么灵活的手刚握着腰带的一头从下身八口的位置穿出来,下前襟带出了不少细小的褶皱。他倒是满心有趣的这么看着。“你要是这么说,还得在寺庙呆着听满一百零八下,怪无聊的。”

 

   他耳根后头的脑袋往前凑了凑,专心给腰带打结没再出声。

 

   等这项工程好不容易完成以后骨喰藤四郎松了口气,沿着兄弟的腰侧匀平细小的褶皱,手指摩挲腰腹和腋下,像是要把肌肤下骨节的突起都一点点扶得平实。还没披上羽织的后腰纤细的过分,如果抱上去的话大概能轻轻松松圈住,还能多出来点空隙。

 

   他也就真的这么做了。

 

   “嘛,也不坏。”鲶尾堂而皇之环上的手拉过来,顺便给他抚平袖子上的衣褶,看穿人心思似的又笑起来。“看来还有那么点时间,不过你放心,至少今天和明天都没有预定,时间有的是。”


一直觉得互相给对方整理着装是很色情的一件事

满足一下po主奇怪的性癖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