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浆拿铁

垃圾分类,从我做起

【鲶骨鲶】Moonlight Shadow

      ***食用前须知

 

     *现代au设定,学园孤岛背景,末日模式go  吃不下这口的人请注意

 

     *略含意识流、隐晦黑暗表现请做好心理准备,虽说末日设定实在是可以表现温情非常优秀的题材,但是本篇是没有的【一级警报

 

     *敢用第一人称全文的都是敢于直面惨淡的OOC的勇士

 

     *以上 请再次做好五雷轰顶的准备【】

      

 

 

 The last that ever she saw him

那是她今生最后一次见到他

carried away by a moonlight shadow

被一个月光幽灵给掳走了

He passed on worried and warning

他走时焦虑不安并发出警告

carried away by a moonlight shadow

被一个月光幽灵给掳走了

Lost in the riddle last Saturday night

消失在上个礼拜六晚上的谜团中

 

 

 

 

 

     鲶尾藤四郎醒过来的时候还是清晨。

 

     封闭的空间内弥漫的是老旧的尘土味道,其中混杂着那么一丝过期樟脑球的味道。厚重的窗帘缝隙中透出来几缕苍白的光线,他把头裹在破破烂烂的毛毯和布料里挣扎了一下,看起来活像某种不知名的巨大蠕虫。片刻后黑发的少年费力从有了些味道的被褥里探出头,在冰凉的空气与尘埃的刺激下打了两个喷嚏。

 

      屋内稀薄浑浊的氧气压迫着刚刚开始运作的大脑,鲶尾藤四郎努力眨巴起眼睛抵抗仍然浓重的睡意,一番斗争之后才终于撑起身体挪到窗前。

 

      然后,他粗暴的一把将遮挡住窗户的厚重布料拉开。

 

       冰冷而刺眼的白色阳光一时令人头晕目眩,却也给予了混沌的头脑足够的刺激。他大口呼吸起新鲜的冰凉空气,一边眯上眼睛探头向窗外看去。

 

        眼前呈现出的景象不禁让人怀疑是否身处噩梦,废墟与不知哪里还未熄灭的硝烟极具视觉冲击力,市区早已一片狼藉,以及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的,仅能辨认出刺眼红色的人类遗体。

 

        还有,遍布于一塌糊涂的街道与建筑上,毫无目的拖着身体移动的、“那些”的身影。

 

 “ .......................................................................................................................................................哈、”

 

     他注视了那样异常的景象一会。

 

      发泄性的叹出一口长气,鲶尾将视线缓缓移开,像确认什么一样开始细细打量四周。用醒目布料制成的简陋信标,房间角落垒在一起的纸箱,死死堆住门而七拼八凑起来的破烂家具,视线跳跃着将其一一扫视而过。

 

       最后,他向着房间最深处,与出口相反的门望去。

 

“...................早安、骨喰...?”

 

    他屏住呼吸,房间中寂静的仿佛灰尘都静止在了空中。

 

.................................................

 

“早安。”

 

   片刻的沉默后,从门那一端传来的沉稳声线再令人安心不过地回应了他。

 

    那是听惯了的、与记忆中毫无二致的熟悉声音。

 

     确确实实的听到了。

 

     在接受这个事实后,鲶尾藤四郎的嘴角自然的弯起了弧度。

 

     他再度将背摔在厚实的被褥上胡乱滚了几圈,本来就未加梳理的黑发被来去的动作扯得更加凌乱。无意义的胡闹似乎起到了打起精神的作用,意识到这一点后,他靠在墙角露出了轻松的苦笑表情。

 

     “今天也...........再努力一点好了!”

 

      不过在那之前,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口气坐起,从枕头底下摸索出一个皱巴巴的笔记本,摊开后有可怜的半支铅笔骨碌碌滚了出来。

 

      鲶尾藤四郎苦思冥想了一会,因为词穷而用笔尖在内页上轻轻敲击着。

 

      “......啊,有了”

    

      他豁然开朗的这样写道----------------

   

 

 

 

  今天也依然是毫无变化。

 

 

  不过要说现状是好还是坏的话,应该还是好的部分占多一点。啊、因为这样烂俗B级片一样的情节发生在现实中,本身就已经让人笑不出来了。如果我坐在电影院的话,一定是一副对着鲜血淋漓的特摄嗤之以鼻的模样吧。所以大多人也是这样,对于荒唐透顶的残酷现实一时转不过脑筋。

 

  

  我一一检查了库存的救生食物,排列整齐的压缩饼干和矿泉水看上去就十分让人安心,从敞着的窗户射进了明亮的阳光,我心情很好地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这样的情景之下实在是很让人想大喊一句什么,We are still live?感到好笑似的、我的脑袋里浮现了电影片尾曲开始渲染一样的经典画面。

 

 

  不不,怎么说也是玩笑而已,毕竟太大的声音会引起“那些”的注意。

 

   而且、骨喰可能还在睡着。

 

   我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位同胞兄弟的习惯。之前上学的时候也是,明明道过早安后却随时都会倒在枕头上再次睡着,甚至吃过早饭后也是一副似睡非睡的样子,乱也曾经趁他打瞌睡的时候恶作剧过。一期哥的苦笑也让人印象深刻。

 

 

  ......似乎一回忆下去就停不下来了的样子。

 

   今天的话需要做些什么好呢? 

 

   这样想着的时候,我发觉瓶装的维生素已经见底了。

 

   在这个商场隐蔽的临时避难所里,水和电都充足得可疑,食物也有着一段时间内不会发愁的量。不过相对的,蔬菜水果之类就稀缺到要落泪了,大概一个半月前去看的时候,还保留在售卖状态的新鲜食物就都已经腐烂了吧,那个量让人心痛的想到就要哭了啊。

 

   说过头了,所以维生素就是这样重要的东西。

 

   好、那么就去补充一下存量吧!

 

  我努力从记忆中翻找起去往营养品柜台的线路。

 

  虽然有大量的“那些”在,不过利用超市曲折密集的货架作为掩体一点点不发出声音前进的话,达到目的就原路返回也并不是什么登天的难事。一段时间以后,各种各样的感觉也就一点点被麻痹了,最初见到尸体无论怎样都忍不住会吐出来,现在的话,即使躲在尸体堆中移动也不觉得有多么难以忍受了。

 

 

   不过所谓活着、大概就是这样的事情了吧。

 

   能够忍受比不能够忍受要来的强,我是这样想的,因为活着就十分辛苦了,实在太辛苦了,在意的东西太多是活不下去的。

 

 

   以前也再三被一期哥提醒过,我有着一旦看着前方就停不下来的毛病。不过那个时候,骨喰是这么回应的。

 

 

   “我觉得那也是你的优点。”

 

他看着我的眼睛说道,回想起来的话,那真的是十分真挚的眼神,我大概永远都忘不掉了吧。

 

我望向那道依旧紧紧关着的门,丝毫没有要打开的样子,但是骨喰就好好的在那里。

 

 

获得了些许安心后,我费力移开物障,抓起厚厚的外套和搭在门口的防身用铁铲。

 

 

“我出门了!!”

 

 

依旧没有回应。

 

 

 

 

 

 

 

回来的晚了一些。

 

实际上写下这段话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啊--------虽然嘴上说说简单,真单单出一趟门就已经累到说不出话了。我穿着已经脏兮兮的大衣直接倒在了叠好的被褥上,不过本来味道就很差劲了大概再怎么样也没关系。

 

不过有好好的拿到了,维生素。

 

我无意义的凝视了塑料瓶子一会,回想起因为一瞬间的迟疑而差点被“那些”包围的场景,糟糕,喉咙又开始发紧了。只要不去想就好,就是这样的。

 

大概衬衣都被冷汗浸透了,与水泥地板接触的触感也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不过的确是做到了。紧张过度后已经疲累不堪的脑子反复咀嚼着这样的事实。

 

嘛、不是也没有那么差劲吗?

 

 

 

在那之后似乎短暂的睡着了,从天空还布满着火烧云到全黑的时间。

 

感觉身体快要动不了了,比起劳累大概是精神方面的吧。我一边对这样没用的自己苦笑着一边简单吃了晚餐,速食的蔬菜棒似乎是用猪油固定的,热水融化开之后做成的简易蔬菜浓汤十分的美味。

 

换做以前的话大概还会在意卡路里啊反式脂肪酸一类无聊的东西,不过现在的只有饱腹和温暖带来的满足感而已。力量也一点点回到身体里了,不得不感叹食物果真具有神奇的效果。

 

晚饭后我四处转了转,检查了一下设下的路障和大门处的情况,安心的是离开的时间里并没有丝毫变化,真是太好了,简直想对着他们说一声“干得好!”来鼓励一下。

 

不过受到鼓励的大概也只有我了吧。

 

 

于是我回到房间,将便携式台灯的电源关掉,房间陷入了一片黑暗。

 

从打开的窗帘缝隙间,有月光照了进来。

 

“........啊..............”

 

不知不觉的、稍微有一点看入迷了。

 

一般来说是心理上的感觉吧,因为房间变得空旷了,总觉得是格外冷清的光芒。我看着被铁栅栏分割成正方形的光亮这样想着,非常熟悉又觉得少了些什么。同样是在这个房间,曾经因为恐惧而无法入眠的夜晚,我大概都是握着骨喰的手看着这样的光芒度过的吧。

 

那个时候我没来由的觉得,在月光下散发出淡淡光芒的白发、真的非常美丽。

 

 

“骨喰?”

 

我在黑暗中小声唤道,尽量不发出声音地移动到门边。

 

一片寂静之中并没有回应。

 

虽然在意料之中,我还是不可避免的感受到了期望落空的失落。睡意还没有那么浓厚,于是我靠着门边坐下,连呼吸都控制到最小限度。他大概睡着了,我想象着在门的那一边骨喰习惯性微蜷的睡姿,和我一样被笼罩在巨大方格形的光芒里,微微发出银色光芒的发丝盖住了半张面孔,安详的发出微弱而平稳的呼吸声。我用指尖抚摸着积上了灰尘的木门表面,感觉一点一点平静了下来。

 

今天的我们也活下来了,在这样狗屎不如的世界里究竟还能发生什么好事呢?依旧没有见到其他的幸存者,也没有漫画里像英雄一样登场的救援队。我甚至产生了一种在这个星球上已经仅仅剩下我们两人的错觉,不过相信的话也许会有什么好事发生也不一定,活着就总是有办法的。

 

你难道不这么认为吗?

 

晚安,骨喰。

 

 

 

 

 

 

 

 

最近没有发生什么特别要记录的东西。

 

要说变化的话也不是没有,天气回暖了一些,虽然我也喜欢不那么冷的天气,但是感觉“那些”也更活跃起来了。在这期间我出了几次门,大多都累得回到房间就直接倒下失去意识了,哈哈哈........说起来倒是很夸张的样子。

 

不过一切都没什么变化,该判定好还是坏十分微妙呢.............

 

感到繁忙的感觉意外的不错,没有心思去想其他的东西也省去了很多烦恼,乐观的想还是好的部分占得多不是吗?

 

不过真是累得够呛、啊--------感觉大脑都要变得一片空白了

 

果然还是早睡一点好啊、嗯,果然没错。

 

我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摸索起了台灯的电源。

 

明天也一定没有问题的!

 

 

 

下雨了。

 

没有什么特别要做的事情,所以我把大门关死,打算无所事事地耗过这一天。

 

嘛,不过也正写着日记,找点事情干正好。

 

说起来、我原本是没有记日记的习惯的。想起来了,就是这样的,在最初安定下来的时候,骨喰倒是经常会找时间写一点。

 

那个时候好像还是轮流外出的吧,真是怀念啊。

 

空闲的时候自然没有什么事做、但是也没有什么余力去考虑娱乐一类的。用木板钉上的路障是和一期哥一起做的,虽然很累,三个人一起的话不会害怕所以感觉并不差。

 

所以一期哥刚刚离开的时候,我们两个都相当消沉。消沉下去也不是办法,因为什么样的心理驱使也搞不清楚,我们在那段时间拼命做了各种各样的事情,那个信标也是花了一天时间收集木片做出来的,虽然简陋却非常怀念的东西。

 

就是那个时候的事情,轮到我外出回来的日子,或者夜晚里醒过来的时候会看到他在写些什么。日记的话本来就是写给自己看的东西,所以我没有特别问过他什么。不过写下来就是为了记住的吧,我是这么理解的。痛苦的事情太多了,所有都一点不差的记住也太残酷了,总是要去忘掉些什么的啊,人的记忆就是这么靠不住的东西。我还是有一股想去问问他到底写了些什么的冲动。

 

他到底这么努力地想要去记住什么呢?

 

然后那么时候的骨喰像是要回答我一样张开嘴巴,最终也没说出什么。

 

作为代替地,他将手掌覆在我的手上,并不温热的掌心没传递出几分热度。我记得他的体温要比我低一点,但是很奇妙的、我觉得这样也非常温暖。

 

 

 

 

 

 

 

雨还是没有停

我已经开始心烦意燥了,听着雨滴敲打在窗户上的声音都是一种煎熬。该说是生前的习惯还是什么,“那些”也开始像要避雨一样不停的不停的试图越过障碍进来。拜此所赐,正门的路障大概不堪重负而坏掉了几个。

 

尤其是深夜,偶尔有“那个”拖着虚浮的脚步在外面来回来去的徘徊,有那么一两次,似乎想要进来一样疯狂的拍着门,等到平息下来的时候,我的衣服整个都被冷汗浸透了。

 

这样的日子快一点过去就好了。

 

 

 

 

 

“........就是这样,我要走了,我必须去才行,你们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

 

 我抬头看着一期哥的脸。

 

啊,是梦啊。虽然很滑稽,但是我立刻就明白过来并接受了事实。是在与一期哥道别的时候吧,我茫然的这样想着,兄长的脸好像在很远的地方一样看不清楚,我只是沉默的听着而已,也不知道背后的骨喰正摆出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没有问题的,我是你们的哥哥啊,我会带着大家一起回来的,所以在那之前你们要先等待一下药研、乱,还有五虎退他们,大家都会没事的”

 

头上传来哥哥拼命这么说着的声音,虽然是梦却真实的不得了。那个时候我大概是低着头的吧,原来如此,所以才不知道兄长那时候的表情。然后我放开了抓着一期哥外套下摆的手,他转过身去的动作很生硬。

 

于是兄长没有再回头地从那道门出去了,带着足够一段时间吃的便携口粮和铲子。

 

......那之后到底过了多少天、呢。

 

我茫然的等着梦境的结束,因为太无聊才会又开始做梦吗,下雨天也的确很容易让人想起来什么,虽然是做梦思维却很清晰,往常几次的话,差不多一期哥离开的时候就醒过来了,真是奇怪。

 

 

变化发生了。

 

 

“【】  ”

 

视野摇晃着,我不是很看得清。

 

骨喰的眼睛盯着我,嘴巴一张一合的在说些什么,但是我什么也没听见。

 

他在说什么?

 

虽然只是一瞬,他的面孔上浮现出愧疚与痛苦参半的神色。

 

“抱歉。”

 

他说。

 

“....我要先离开了。”

 

“.................................................诶”

 

然后

 

我掐住了他的脖子。

 

 

 

 

 

 

我大汗淋漓的醒了过来。

 

什么?刚才的。?我。那个是?冷静下来。做了奇怪的梦,还在下雨。不是这样的,我没有做过。不对,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房间里很凉冷静下来不对没有问题的...........................................................................................................................................................................................................................................................................................................................................................................................................................................................................................................................................................................................................................................................................................................................................................................................................................................................................................................................................................................................................................................................................................................................................................................................................................................................................................................................................................................................................................................................................................................................................................................................................................................................................................................................................................................................................................................................................................................................................................................................................................................................................................................................

 

是梦。

 

 

 

 

 

 

 

 

 

我明白我做了很过分的事情。

 

 

“我要先离开了。”

 

那是一期哥离开的一个月以后的事情。

 

然后、骨喰这样对我说了。

 

你脑子出什么问题了吗?我们只有两个人才活得下去不是吗,开什么玩笑,认真想一想你说的话。

 

一般来说会这么反应的吧,但是、当时的我什么都没有在想。

 

等到意识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死死掐着他的手腕,骨喰的力气本来比我还要大一点,但是他还没来得及挣扎的时候就已经被拖到了杂物间。

 

然后

 

我死死地锁上了门。

 

啊,那大概就是我犯下无法挽回的过错的瞬间了吧。

 

我甚至没有好好听见他说了什么。

 

出于愧疚感,我每天都会给他端食物,有空的时候想办法劝说他改变。对不起,我一遍遍的这么说着,一直道歉到麻木的地步。开始的时候骨喰会沉默地听着我说。不要再说这种傻话了,你明白的吧我们要等着一期哥回来我们两个不一起是不行的。

 

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但是骨喰微弱却十分坚定的摇了摇头。

 

几乎愧疚感也被时间一点点消磨掉了,我对劝说他放弃也几乎绝望了。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习惯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但是我来照顾他真的是那么差劲的事情吗?骨喰什么也不做也没问题的,为了他的话、即使面对“那些”也没有那么可怕了,我甚至开始这么想着。

 

因为我们是兄弟。

 

 

我是绝对不会伤害他的,就算是这样又差劲又残酷的世界,有他在的话也就没有那么难以忍受了,即使只能难看的互相舔舐伤口,我也有真心地感受过,那是十分幸福的事情。

 

遗憾的是,有一天的深夜。骨喰将那道门反锁了。

 

我从心底感到非常失望。

 

但是没有关系的,我很快就这样安慰起自己,他只是一时不能接受而已,因为你看、兄弟吵架也是常有的事情不是吗?况且杂物间里放着备用的速食口粮和充足的水,生活的话不成问题,我要做的就是有等待而已了。

 

于是今天、我也满心期待着骨喰总有一天能够深深信赖并接受我的想法。

 

 

 

 

 

是晴天!

 

因为久违的见到阳光而太兴奋了,但我由衷的感到真是太好了。以前从没觉得被阳光沐浴是这么幸福的事情,果然活着总会有好事发生的。

 

“今天的阳光超级好哦。”

 

我不禁向一墙之隔的他出声问道。骨喰已经很久没回复过我了,大概是在闹别扭吧。

 

虽然不怎么常听到他的声音,但是我是知道的,我也总是会有因为太害怕或者失落而不能再迈动脚步的时候,那个时候总是会简短鼓励我的骨喰就在那里。我明白的,我的兄弟实在是个非常温柔的人,只是因为经受太多而变得胆怯而封闭了而已。

 

我需要的只是把他的份一起承担了而已。

 

    似乎一直在说沉重的话题呢.....难得这么好的天气不出门逛一逛真是可惜啊,况且对身体也不好。

 

嘛,不过总会船到桥头自然直的!




 

 

 

 

 

似乎有一段时间没有在写了。

 

不是说没有空闲的时间而是、怎么说呢,心情过于烦躁而没法静静地坐下来总结发生的事,不过根本上来说还是没有多少变化就是了。

 

当我意识到我已经把这样的日子认为是“日常”的时候,就算是苦笑也做不出来了。

 

我们大概再也回不到那个与兄弟们一起欢笑着的日常了吧。

 

早上的时候遭遇了在不远处的拐角打转的“那个”,应该是下雨的时候硬是突破进来的吧。我屛着呼吸躲在阴影处,瞄准实际向着“它”的头部用铲子一口气挥了下去。这种东西早就已经不是人了,应该让它早点得到解脱才是。尽管我这么想着,但是向着曾是人的头部敲下去瞬间的触感让人整个胃都倒过来了一样,明明不是第一次做了,我还是拼命才没让自己吐出来。

 

哈哈....真是没用啊。

 

不清楚上次跑进来的一共是几只,总之我还是尽快修复了被破坏的路障。但是每天出门的时候就必须要更加小心谨慎了。

 

然后就是、这个时候也必须要考虑食物和饮水能撑到什么时候了。

 

拜如此多严峻的问题所赐,我的睡眠质量也明显差了许多,是用铝水壶也能明显照出来的深深的黑眼圈,看上去一点也不搭调。

 

今晚要是能睡个好觉就好了........

 

 

 

“我要走了,你们一定要保重好自己啊”

 

我仍然处于过于熟悉的单调梦境中,看不清面孔的一期哥依然这么说着,他转过身去的时候扬起的外套几乎擦过我的鼻尖。我无可救药地试图伸手去挽留他,然后一期哥消失在了那道门的对面。

 

梦境一点点变化了。

 

我的皮肤像是要起鸡皮疙瘩一样汗毛直竖,明明只是做梦而已,快点结束就好了。

 

只要、再忍耐一下。

 

要是现实中的话已经咬紧嘴唇了吧,我在这样胶着的紧张感中等待着。

 

 

 

   一期哥的身影滑稽地晃荡着,像雾一样一点点变形,然后是骨喰,他那张虚弱又苍白的面孔生生刺痛着眼睛,然后他们的脸扭曲起来,就像我无数次想象过的那样,斜在破裂嘴角一旁的血肉模糊的舌头一点点逼近,早已干枯的眼球危险的挂在眼眶上,干燥的已经龟裂的瞳仁直直的望了过来--------

  

不是这样的,我强迫自己看着他的眼睛,他就在那扇门的对面,所以我不需要害怕这样的未来。这只不过是我无聊的幻想而已,消失掉就好了。

 

像是回应我的想法一样,“他”摇晃了一下消失了。

 

............................

 

还没有结束。

 

我开始感到想吐了,醒过来的时候大概冷汗会很要命吧。

 

然后

 

“.....诶?”

 

等到意识到的时候

 

--------我又站在了那扇门的门前。

 

 

 

“......我必须要走了。”

 

骨喰用着无奈又哀伤的眼睛看着我。

 

“不行的哦。”

 

我坚决地回绝了他,然后视线被那道门所阻挡。

 

“我必须走不行的啊。”

 

门那边传来他不断重复着的轻声梦呓。

 

开什么玩笑。

 

良久的沉默。

 

“对不起。”

 

他这么说。

 

我一直以来压抑着的什么东西爆发了。

 

开什么玩笑开什么玩笑开什么玩笑你当我们两个活到这一步是尽了多大的努力我们两个不在一起是不行的是不行的啊到外面就会变成和那些一样的存在你明白的吧说些什么啊快点喂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是这样的吧你从来什么都不考虑你知道我为了你每天要做多少事情吗你和一期哥都是一样什么责任都不用承担走了能怎么样留下来的人什么心情从来都不去管你不留在我的身边是不行的即使什么都不做也可以的我来一直一直照顾你我们两个都可以活得下去的你害怕的话逃避的话都没有问题有我在我都会代替你去做呐说些什么啊求你了对不起是我的错但是不对求你了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

 

啊。

 

我变成一片空白的大脑什么也思考不了了。

 

我注视着他的面孔、颤抖着用双手握上他纤细的脖颈。

 

真实得让人怀疑的炽热体温,微微颤动的属于人体的细腻触觉吞噬了感官。

 

 

用力。

 

 

 

 

 

 

 

 

   我尖叫着醒了过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对,不是这样的,我为什么会想要杀掉他,不对,骨喰是我的同胞兄弟我信赖着他我不会伤害他的不对那是梦吗我没有做过这种事

 

  我的齿间迸发出不成语句的呜咽与泣音,已经到极限了,我撑不下去了对不起每天都很害怕我想要和他在一起我一个人是做不到的啊我一遍遍的颠三倒四说着谁也不会听到的话,大颗的泪滴将粗糙的布料晕染成了更深的颜色,我靠在墙角蜷缩起来。

 

 

  我对他做了无法挽回的事情。

 

  房间里污浊的空气挤压着胸腔,过度呼吸让我的肋骨都开始发出悲鸣,但是我将一切置之身外地拼命想着,我最后一次看到他是什么时候?上次与他交谈是几时的事情?一期哥离开后究竟有多长时间了?我不清楚,眼睛看不清了,我不需要去考虑这些东西我还需要留在这里照顾他总会有办法的,我们很好不需要担心就是这样不是吗

 

 

  呐,骨喰?

 

 

  回答我啊!!!!!!!!!!!!!!

 

  我歇斯里底的怒吼在狭小的房间里撞到墙壁而震荡着耳膜。

 

  你到底要逃避到什么时候?

 

  不管怎样拼命拍打振荡,反锁的房门都没有丝毫反应。

 

  我拼命地呼吸着,试图让快要跳出胸膛的心跳平息一些。

 

  然后,我决定了。

 

  一旦做出选择后、剩下的都是十分简单的事情。

 

 于是我取出备用的金属球棒。

 

 向着门把手,用尽全身力气地向下敲了下去--------

 

 

 

 

 

 

“----吱呀-------------------------------”

 

 门从被破坏掉的锁头处挣脱出去,因金属合页被挤压发出一声难听的长音。

 

  鲶尾藤四郎喘息着站在破坏的房门前,因为卷起的尘土而被呛得连连咳嗽,陈旧的空气中席卷着不知名的腐臭气息。黑发的少年不得已弯下腰捂住口鼻。片刻之后,他深呼吸着迈出颤抖的双脚,睁开眼睛试图从堆积如山的杂物中辨认出白发兄弟的身影。

 

  一瞬间他的眼眸中浮现出胆怯的神色,视野在狭窄缝隙间浓稠的黑暗中无处,他的脑海中浮现出那张最后一次见过的虚弱又苍白的面孔

 

 

 

   他战战兢兢的抬起眼睛,脑海中一瞬间浮现出噩梦中歪斜着滴落口水的猩红舌头,在前方的会是什么?是摇摇晃晃已经成为“那些”中一员的他吗?或者是骨喰站在那里盯着他的脸庞,绝望的眼神与黯淡的月光一起向他投来----------

 

   

   ........................................................................

 

     “................................................................................................................................................................................................................................................................啊.......啊、”

 

 鲶尾藤四郎疲累至极似的,从喉咙深处发出沉默许久后的叹息。

 

 

 没有。

 

 已经、没有任何人在了。

 

  月光从敞开的窗子流泻进来,在被打乱的毫无章法的纸箱和杂物上错折成古怪的几何图形。光洁的银色肆无忌惮地占据着所有的缝隙,而其中中没有任何人存在的痕迹。

 

  他只是站在原地,任由自己被扑天盖地的银色所沐浴着、包围着,温柔的光芒拥抱着他拉长的变形的影子。

 

  他逃走了。

 

  再明显不过了,真是滑稽,不对,难道还有别的解释吗?即使不想承认却仍然是这样的结果,鲶尾藤四郎茫然的想着,是什么时候呢?上周?还是上个月、或者是更远之前?我有多长时间没有与他交谈过了?想这些也是没有用的,啊啊,我真是个傻瓜,这样相信着他的我真是荒唐透顶,我真是个无可救药的傻瓜啊----------

 

 他唯一的兄弟、就这样抛下他、放弃一切地逃跑了。

 

  是趁着夜晚的时候从大门出去的吗?不对,从窗户也是有可能的,他这样麻木地想象着,瘦弱却敏捷的身躯从窗口一跃而下,白发在淡淡的月光晕染下画出漂亮的弧线,然后他的兄弟,骨喰藤四郎,麻木淡漠的脸上露出因为自由的喜悦而放松的表情。

 

 

  怎样都好了,鲶尾藤四郎考虑起接下来的事情,对这一切的接受能力让他自己都隐约觉得惊讶又好笑。我也差不多该从这里出去了,接下来是接着休息到早上还是整理好路上的行当呢,啊啊,果真现在做决定还是让人受不了啊,果然还是等到早上?

 

 

 

   --------没有办法,既然逃离我是对他来说最期望的未来的话这样就好,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让自己竭尽全力活下去罢了。要是说不失望也没有半点愤怒、果然肯定是不可能的,不过啊我多多少少也是明白的,因为那家伙是个胆小鬼,毕竟他一次次都想着怎么逃走,这样的结局也是理所应当的吧,我重复着这样的想法也释然了很多。

 

   重要的是、接下来我该怎么做呢,已经下好出发的决心了,在那样的世界生存一定是无比困难又痛苦的吧,但是即使能成为幸存者,能继续活下去的,迎接我的都只有失去兄弟后聊以度日、像垃圾一样索然无味的无聊人生吧。

 

 

   ........................啊,对了。

 

 

   离开那个小小的杂物间的时候,我突然这样想到。

 

 

   在浸满黑暗的缝隙中,有什么好像闪着一丝微弱而暗淡的光芒。

 

 

   那到底是什么呢,我感到怀念似的那么回忆着。

 

   --------总觉得是曾经看过许多次的、实在是非常熟悉的光芒呢。

 

 

 

 

                                                         -------完----------

 

 

 

  一点废话

 

  写这篇真的非常累 虽然只是上语文课不小心睡着开的脑洞但是没想到写出来也太费力了,也从来没修过这么多遍!!【】硬伤的bug大概是 没有的,错字还请多多担待,不过说实在的可能是惊雷级别的OOC了;;

 

 有特意埋伏的细节和称不上伏笔的地方,如果可以的话还请猜一猜背后真正是什么样的就好了2333如果感到“这是什么玩意根本看不懂”也是正常的!我写出来的是什么麻烦玩意!

 

 实际上解谜加真结局的B篇早就想好了,不过要写的话也要一段时间以后了。如果真的有一个人想要看一看的话就太好了【【

 

 从各种方面都是第一次挑战,拙劣和技巧不足的地方大概都不能去数

 

 非常感谢看完的你..............

 

(还是要吐槽第一人称真的好像rpg剧本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