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浆拿铁

垃圾分类,从我做起

【鲶骨鲶】 譬如朝露* -1-

*插科打诨写个小短篇,下篇还真不知道有没有总之当散心

 

*历史捏造误导向,随手揪BUG容易得很放过我【

 

*二设早年太刀薙刀,崩坏OOC慎重观看

 

*此致搞笑上不去严肃下不来的惨淡文笔


*初遇捏造

 

 

 

   鲶尾藤四郎本是准备睡觉的时候,抬头听见一期一振在拉门外头唤他。

 

   他披着黑发睡眼惺忪爬起来给兄长拉开门,本人倒是没意识到头发蓬乱衣衫惨白的样子出去转转兴许能把夜巡的卫兵吓个魂飞魄散,可惜丰臣家的付丧神哪个也没有半夜站在井边数盘子的兴致*。一期一振提着灯在榻榻米上盘腿坐下,转头瞥见他打得整齐的铺盖,顿时笑容里也尴尬了几分,脸上满是抱歉的神色。

 

   鲶尾藤四郎打个哈欠,从房间里探出半个脑袋张望着看见丰臣大人方向的灯也熄了,这个点他侍奉的主殿该是怀抱着温香软玉睡得香甜。吉光的小薙刀倒是对那档子事有几分兴趣。可惜秀吉就是再喜欢他也不能揣进被窝还爱不释手。武家人习惯是睡觉前把佩刀端端正正垫在枕头旁边,鲶尾装着旁敲侧击了几回磨上前见多识广的兄长,一期一振笑得一言难尽,关白大人作风果断行事严谨盼儿子盼得眼都红啦晚上的事你知我知少打听,总之这个点你给我赶紧去睡觉。

 

  平时一再念叨他作息要规律行事要规矩的兄长居然大半夜蹭进他的屋,这天上莫非是要下红雨了。鲶尾藤四郎眼睛都亮起来,一期一振坐得端正面容严肃,豆大的昏黄光芒映得此景神秘得很。兄长煞有其事清清嗓子,开口说鲶尾呀 ,过几天要给丰臣大人贡上来的刀你听说了没?

 

   满心期待落了个空,鲶尾顿时兴致扫了大半,撇撇嘴说兄长啊早就掀开锅喽,这府上谁不知道丰臣大人又收了把名刀。“嗬,那宝刀,隔着距离都能把人骨头砍断!”昨日他还在廊下看见打水的小侍女学着御所大人颤颤巍巍的口气一甩袖子说,引得一群脂粉气的小姐掩着嘴笑成一团。如此这般,真真假假的流言直往人耳朵里钻,也不知其中夸大了几分。

 

   你呀-------------一期一振叹息中颇流露出几分恨铁不成钢,心里想他这个小道消息灵通的弟弟实在是一刻也不能让人安心,语气也无奈起来。

 

  “据说进贡的宝刀名字叫做骨喰藤四郎,也就是说.........”个性认真的青年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落地有声。

 

   “是我们的,兄弟。”

   

 

    初春。

 

    廊下的樱花开得正好,一朵一朵沉甸甸压在枝头,或深或浅簇满了视野的粉将稀薄的阳光都滤成了暖色。黑发的付丧神翻身上了枝头,繁复的狩衣袖子在空中翻卷起扑簌簌落下的花瓣,最终安安稳稳搭在花枝上,寻常人类当然见不着付丧神的姿态,他乐得清闲的同时又说不上有几分空虚。鲶尾藤四郎枕着手臂打了个哈欠,活像一只蜷缩在团团花束深处打盹的猫。昨晚一期一振一步三回头的叮嘱他见着新的兄弟代他问个好平常好好呆着别瞎闹腾你就是下田也没人把你当镰刀看,简直颇有几分北政所大人碎碎念的气势*。鲶尾只好硬着头皮推着他的后背应兄长大人您好去睡觉了,顺便过房间的时候轻着点走扰了秀吉大人好事你我都不好做刀。送走他以后倒是他翻来复去没了睡意,烦的直想躺刀架子。

 

 

   一片花瓣悠悠落在他鼻梁上,鲶尾嗅了满腔清雅的淡香,睡意也就像潮水一样漫上来。我睡啦,他对着虚空小声嘟囔了一句,困倦便压垮了最后的防线。

 

 

   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半黑,迟暮的昏黄与浸染了满个天空的墨蓝交织成奇妙的颜色。即使是与迟缓病痛无缘的神灵之身,却也并不意味着感受不到寒冷。黑发的青年撑起身子,沁凉的晚风隔着衣袖也足以夺去体温。

 

 

   起风了。

 

 

   于感官之上感觉到的是气氛微妙的变化,小薙刀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正在为即将到来的“什么”而心神动荡。与午后温暖的光线不同,翻飞的樱花花瓣呈现出深深浅浅的暗色。他跃上更高处相对稳妥的枝条侧耳听去,敏锐的侦查能力绷紧神经后更显卓越。

 

 

  是脚步声,整齐划一而缓缓行进的声音真实的撼动着大地。高处的视野宽阔而不受束缚,队伍的末尾渐渐可以看得清晰。丰臣家的卫兵穿戴整齐面容肃穆,向着主殿大人住所的方向去了。

 

  向来这该是进奉宝刀的队伍到了,鲶尾感叹着撑住枝干准备一跃而下,身躯却霎时被某种异样感冻结,渗入骨髓的战栗沿着脊柱一路扩散。在那队伍的最前端,有个身披斗篷的身影停了下来。即使那面容因距离而看得不甚清晰,鲶尾依然清楚的感受到那人目光的焦点朝此而来。

 

  具有威慑力,如同捕捉猎物一般尖锐洗练的眼神。

 

  长斗篷的身影停驻的时间不足半刻,电光火石之间的仿佛要拔刀相对的幻觉也消失得一干二净。鲶尾握住冰凉的指尖,直到行进的人们消失在视野中才回过神来。

 

   但那是毫无虚假的,即使要被那份威慑力所洞穿,鲶尾藤四郎久违的确认到自己生为刀剑而渗入骨髓的某种东西吼叫起来。那是在兵刃交接的战场上钢铁淬火而生的同胞之间的共鸣,让他每一寸皮肤之下的血液都为之奔腾,镌刻于灵魂之上的本能。

 

 

 他远远的目送着该是自己同胞兄弟的那人拉下兜帽,白色长发在风中卷起斩击一样凛冽干净的弧度。

  

  

 初见的印象过于强烈,以至于三日后鲶尾再在庭院中见着这位兄弟竟感觉到了微微的不真实感。没有出鞘般凛冽的杀气笼罩,骨喰藤四郎与他有些相似的白色狩衣染上了花枝间漏出的点点光斑,白发之下也只是一张俊秀而表情寡淡的脸罢了。

 

 

 “骨喰藤四郎,”他简简单单的说,抬手拂去了飘落在发旋上的花瓣,“如你所见,是一把太刀”

 

 

 

“请多指教。”



真的,你随手想挑BUG满地都是,放过我好伐



*1标题捏他自丰臣秀吉辞世诗,“随露而生,随露而散,此乃吾身……”,是的就是一期哥哥登录音那句念的可好听,虽然标题文艺也是并无卵的另外FLAG感严重也不是错觉下篇鬼知道有没有


*2著名的怪谈番町皿屋敷,数盘子阿菊的故事嘛大家都听过,黑长直是世界的宝物好孩子不要这么玩


*3宁宁夫人的小故事,因为无法生育秀吉弄小纳妾也是【】很风流嘛【】后来还写信给信长顺道也抱怨了不少,两口子真恩爱【。



看着战B写完的,接受这种设定以后very带感很好看


对他俩下手了,不是一般的难写,请多指教!!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