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浆拿铁

垃圾分类,从我做起

【烛俱利】一个不会讨猫咪欢心的猫奴不是一个好的铲屎官(一)


*猫咪后院梗

 

*po真不是个写文的,无脑无文笔OOC,轻拍(?

 

*兽拟大俱利

 

*(这真的是个很有玩法的游戏所以咖喱厨们请把那只全黑金眼的喵取名为大俱利吧(划去

 

*又及,不要问为什么鹤丸打了这么多酱油,因为我喜欢【。 

 

 *为什么无法控制在三千字内结束,为什么

 

 

  烛台切光忠受到了打击。

 

  即使是一直标榜要时刻保持帅气形象的他也忍不住露出一脸颓然欲泣的表情,几秒前兴高采烈而取来的相机还高高端在手里,然而面前空空的猫粮盆前只留下了不多却诚意十足的小鱼干,以及几根标榜身份的光亮黑毛。

 

  第n次的“大俱利伽罗捕捉作战”仍然以他的完败告终。

 

 

  

  事情要从一段时间前说起。

 

  烛台切光忠成为这间后院的主人的时间不长,作为一名年轻有志的单身青年,不抽烟不喝酒生活规律的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重要的是还长了一张帅脸的他觉得自己十分完美,所以他丝毫不觉得自己对猫咪的兴趣有什么奇怪可言,顶多也是算加分点。

 

 

  是的,烛台切光忠喜欢照顾人,猫也同样。

 

  因为他的身边都是些鹤丸*永和三日月*近这样的怪人,在背后议论人总是不好的,所以他在脑内也给他们打了码。

 

  要说的是,烛台切绝对是个称职到极点的猫奴。

 

  从他来到这个后院的一天,目光触及的地方绝对一尘不染,连充当景趣的绿色灌木和盆栽都修剪得整整齐齐,猫咪抓破玩坏的道具都被他连夜补好,第二天又是光亮如新。烛台切的字典里没有吝惜鱼干这一说,他摆出的永远是高级的猫罐头和刺身。于是随着时间的推进,小小的后院开始热闹起来。

 

  烛台切光忠感到很幸福。

  

  而猫们作为感谢也留下了数量可观的鱼干,他心情极佳的一条条收起,顺便翻看猫帐。

 

  第一天到来的猫拥有雪白的毛皮却生性调皮,刚来便毫不客气的给坐垫留下了长长的抓痕,烛台切联想到那位现实中一样不给人省心的好友,烛台切不擅长取名,于是便借用了鹤丸的名字。

 

  他停顿了一下,觉得这个方法很有趣且具有实验性。

 

  于是这一本猫帐被填满了熟人的名字,烛台切颇有成就感的拍拍手,正打算合上帐子,却发现了还剩下一只印象稀薄的黑猫。

 

  猫咪拥有浓密光亮的黑色毛皮和锐利的金色眼睛,完全符合他的喜好,烛台切的心中迎来了猫奴生涯中最惨烈的一次爆炸。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帅气的猫????????????????????????

 

  他不顾形象的在内心发出了惨叫。

 

  从长久的失神中回归现实,烛台切先生发现自己对这只猫毫无印象。

 

  不管是初次造访还是在后院玩耍的姿态都从未见识过,黑发的独眼青年翻看到它留下的小鱼干记录,不禁无比懊恼的抓起了头发。

 

  然而燃起了猫奴之魂的烛台切先生是无敌的,他很快振作起来,将整个后院擦洗到连一粒灰尘都挑不出来的地步,看着锃亮得能印出面孔的光洁木质长廊,扫视了一遍一尘不染的榻榻米,环顾了一圈摆放的错落有致的猫用玩具,他满意得刘海都比平时更加飘逸。

 

  但那并不能改变他像是要接待女朋友到家做客的童贞少年一般坐立不安的蠢相。(形容自密友鹤丸国永

 

 第二天全天,烛台切便坐在廊下,用寻找猎物一般炽热的眼神打量着花色各异的猫们。

 

 当然用通俗的话来讲,这是没有什么卵用的。直到快日落,黑发青年仿佛带着炽热温度一般的眸子也没有捕捉到那抹亮丽的黑色,只是让那些惬意玩耍着的猫咪们脊骨发凉而已。

 

 不知不觉间廊下的光线已经柔和的阴暗起来,烛台切叹出一口气揉揉因坐姿僵硬而发酸的双腿,起身去换空了的猫粮盆。

 

 俗话说心急不能吃热豆腐,就像非洲人五千战前想出爷爷都是天方夜谭一样,就像不日课的人没资格想着捞欧短一样,凡事都是要有个过程的!他不停地给自己做着心理疏导,甚至没发现自己换猫粮的动作拖拖拉拉的能让前几天的自己爆炸。

 

  

   他回到廊下,看见那只自己心心念念的黑猫正舔了舔爪子准备离开,漂亮的黑色长尾甩出一道潇洒的圆弧。烛台切激动的简直要端不住猫粮,然而黑猫只用金色的眸子瞄了他一眼便消失了踪迹,留下几枚躺在原地的小鱼干。

 

   于是又是彻夜难眠的一夜。

 

   但接下来的几天大多是同样的结局,不管他怎样煞费苦心的更换道具,更换不同款口味的猫粮,它总是能在无懈可击的时机出现,留给他一个令人遐想无限的背影和小鱼干。

 

   烛台切感到挫败感的同时又对每一天充满了期待。

 

  啊,那要融入夜色一般浓密美丽的黑色毛皮,那黄玉一般灼灼发亮的锐利金眸,那矫健修长的有力四肢,简直是他的猫中天子!烛台切脑中自动编织出了歌仙*定都要为之惭愧的优美诗句,虽然他的蠢相已经由童贞少年变为了对月思春的少女(鹤丸国永语

 

  就叫大俱利伽罗吧,烛台切满意的想,多么帅气的名字,简直不能再相配了!那份高贵的尊严,帅气凛然的姿态,不食人间烟火的孤高,就像是猫中的皮格马利翁!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攒够足量金鱼干的烛台切完成了扩建的伟大工程。

 

  看着更加宽敞的空间和尽情打滚的各色猫咪,青年心中充满了膨胀的喜悦。

 

  为了庆祝,烛台切光忠阔绰的用去精打细算积攒的金鱼干置办了豪华的刺身拼盘,第二天被巨大的白猫吓到也算是一个有趣的插曲。

  

  猫帐一点点满起来,他见识了各式各样奇异有趣以至于不能再用熟人的名字命名的猫咪,置办的道具也越来越新奇有趣,但烛台切光忠依旧没有讨到那只黑猫的欢心,等他察觉到时,自己对于猫帐上新添的成员已经丝毫没有了当初的新鲜有趣感,而那令他魂牵梦萦的黑色身影逐渐充满了整个脑海。

 

  他开始觉得自己是个不称职的猫奴。

 

  仔细思考了这一切的烛台切光忠拨打了鹤丸国永的电话。

 

 “你的精神状态很不好”,与印象中毫无改变的银发青年将一杯马丁尼推到他面前的酒吧吧台上,煞有其事的说,“你的衬衫没烫平,洗完头没有换柔顺剂,天啦撸。”

 

  鹤丸棒读着夸张的句尾字缀,然而面前黑发男人的面色仍然比任何时候都灰暗。

 

  烛台切推开玻璃杯,深吸一口气,一五一十的将这段他与谜之黑猫俱利酱不得不说的故事用平稳而帅气的声音叙述出来。

 

  银发青年饶有兴趣的脸一点点绷紧了,各种莫名的神色开始在清秀的五官间流窜变化,直到听到最后,那扭曲成古怪表情的面孔不由自主的爆发出压抑已久的大笑。

 

 

  烛台切光忠觉得自己活得失败极了。

 

  不,他攥紧了拳头想,难道要隐藏自己真实的想法吗?难道怕被耻笑而隐藏起来才是正确的举动吗?不,自己坦率的说出来了,即使冒着会被鹤丸国永耻笑一辈子的风险,即使为这而羞耻甚至不能再维持形象,他还是说出来了,这才是帅气的伊达男烛台切光忠!

 

  猫奴有错吗???!!!!!!!!!!!!!!????!!!

 

  千言万语化作这一句悲愤至极的怒吼。

 

  “不不,放松放松”,鹤丸揩了揩眼角笑出的眼泪,拍着烛台切绷紧而不住颤抖的肩膀断断续续说,“我只是指,你的这幅样子,真是个好的惊吓........噗。”

  

 

   笑的浑身颤抖的鹤丸国永还是在面前男人的脸色从发青转为灰白之前识相的停了下来。

 

   不过这真是刷新了他对这位密友的认知,鹤丸感叹的想。那个从头到脚一根汗毛都丝毫不乱的烛台切光忠,那个让小女生满眼发光,邻居大妈自愧不如,除了有点婆妈外无懈可击的烛台切光忠,却为了一只黑猫而痴狂的寝食难安!啊,这是多么无上的surprise!生活就是如此充满了出其不意的美妙!

 

 

   “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擅自充当旁白了!!”

 

好的好的,回归正传。鹤丸煞有其事的咳嗽了两声,摆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我觉得也许你的出发点就是错的,大概,没错就是这样。”

 

   “什么意思?!”黑发的单眼男人依旧觉得面前的这个白皮无比欠揍。

 

 

鹤丸摆摆手示意他冷静,装模作样的喝了口冰水后交叉起双手说道:“我是说,你为什么一定认为它是只孤高而不近人情的猫呢?”

 

“......................”

 

“既然本性还是猫,对人类就应该不会那么厌恶的。而且如果它没有想和你好好相处的话,还会每天都按时出现给你留下小鱼干吗?”

 

“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有好好了解它呢?它喜好的口味,偏爱的道具,你真的下工夫去研究了吗?”

“也许它的喜好只是和一般的猫不太相似而已............喂,烛台切?”

 

“.............”

 

“.........!!!!!!!!!!!!!!!!!!!!!!!!!!!!!!!!!!!”

 

烛台切光忠如梦初醒的愣在了原地。

 

自己从没有考虑过它的喜好!

 

没有!!!!

 

(此处省略一个家庭主妇魂暴走的长篇大论,我们跳过

 

“鹤丸!!!!”烛台切几乎热泪盈眶的捶了一下吧台,直直的盯着鹤丸国永。

 

这个从中学时代以来就以扰乱他的生活的白发男似乎一下子高大起来,再熟悉不过的白色调都仿佛闪烁起了圣洁的光芒,睿智的话语如惊天霹雳一般震撼了他,在这个时刻,鹤丸简直就像覆盖着洁白羽毛的天使一般神圣。

 

 鹤丸被他灼热的视线盯得有点发怵。

 

“你真的是个好人啊!!!!!”

 

烛台切抓起外套疾驰而去。

 

“................................................................................”

 

“这真是吓到我了啊。”

 

鹤丸对着几秒前黑发男子还在的位置呆然的说,被粗暴推开的酒吧大门落回原处发出一声巨响。

 

随后他想起烛台切的马丁尼还没结账。

 

-tbc


*下篇会有的........会有的...............大概,也许,会快点的((((

评论(19)

热度(88)

  1. 阿昼電浆拿铁 转载了此文字
    天啊為什麼可以這樣可愛!!!!!(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