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浆拿铁

垃圾分类,从我做起

一个:说到哪算哪根本不算repo还全篇只有鹅妈妈的repo

        首先自我唾弃一波,并没写过repo,想什么是什么,我骂完了,我要bb了!

        鹅妈妈是我知道wowaka这个p主到hitorie时期最喜欢的一首歌,但是它并不能说是特别wo式的一首……我第一次听到被震撼的是,wo把自己多年以前独有的、令人沉迷的风格彻底粉碎,和全新的尝试一起压缩揉碎,这样一首和它“时隔六年的复出”这种噱头非常相符的曲子。

        包括我十分喜欢的滚女,世末舞厅或者unhappy refain都不同,wowaka的老曲毒性真的很强,他好像天生就知道怎么控制韵律的压抑,当它濒临极点后再迎来铺天盖地,令人窒息的高潮,包括一向类似于困境中闭着眼睛嘶吼一样的歌词,构成了现实逃避p狂热的个人风格……但是鹅妈妈不一样,虽然很俗套又矫情,它的歌词直白到惊心动魄,没有困境与沉沦一说,它是一个不擅长剖白自己的人鲜血淋漓地捧出那颗一图流的,色彩斑斓的心脏,对自己充满疑问,对世界充满疑问。

        但是对“爱”没有一丝疑问。

        wowaka本人真是很可爱!(突然)舞台的灯光虽然快闪瞎了我的眼,到用手机拍出来的效果意外的好,红色和蓝色的灯光都很适合他。在几首的间隙中间,wo其实不如乐队的其他人会活跃气氛(除了イガラシ小哥哥当然的),不唱歌的时候声音都会干净温柔一点……从狂乱却又异常工整的歌曲里剥离出他自己的时候,其实非常谦虚拘谨,会来来回回地说谢谢,来了太好了,希望他能传达到“爱”,希望大家能感受到“爱”,直到我旁边的小哥哥忍不住小声“届到了届到了”……这样的wowaka是比谁都值得被爱着的,居然有不爱着他的人,该怎么做朋友呢!!

        所以当前奏响起来的时候,我慢了大家一步进入状态,这个时候再次感谢一下旁边清晰无比地吼出了“あなたには僕が見えるか?あなたには僕が見えるか!”的小哥,我就从远观着旁观世界的角度一把被拉进了这个又吵,又热,还闷的要死,但是鲜活无比的会场……

        所谓的“不能去爱”并不是一种能力缺陷,而是坐过山车也没法放声大叫的迟疑,是在玻璃栈道上的举步维艰……但是在鹅妈妈节奏转换的时候,几乎有了实体的音波一起被大家和wowaka吼了出来:

        “叫ばせて!”

        我们叫出来了。

        乃至于副歌像歌剧独白一样优美的部分,大家也只是用着尖叫和嘶吼,我还走音得非常厉害……(对不起)这样不是很优美的形式宣泄了自己(其实唱的还是很整齐的真的 这句话的范畴归类于放屁)。

        这样鲜血淋漓地表达爱的形式,对于wowaka“あなたなら何を願うか,あなたなら何を望むか,あなたには僕が見えるか?”这样一而再,再二三,几乎透出了不安的再三询问,就像力学的反作用一样成为了普遍的真理。我们高呼了爱,就算是只有短短的时间,爱这种虚无缥缈的不理性投资也能让人压上自己的全部身价,我们用喊哑了的嗓子,只想让wo知道:他剖开了自己,最后剩下的是“爱”,这个结果是值得我们用比什么都真诚的心去交换的……

        这就是最好的一切了。

评论(7)

热度(24)

  1. terunice電浆拿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