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浆拿铁

垃圾分类,从我做起

【天官赐福/权引】殃及池鱼(二)

*国企公务员转型私企员工,又名职场文男主之心酸血泪史

*中心思想:好甲方与坏甲方,只差一层讲清需求的窗户纸(。

“…………”,引玉道,“我真傻,真的。”

 

他这话是兀自对自己说的,甚至也并没有讲出声音来。

 

他对面有人。

 

那人影影绰绰,像是隔了层轻纱帷帐,仔细看去却也分明空无一物;只显出一个身形来,分明是个少年模样,有棱有角,英姿挺拔,坐的像一张蓄满的弓,一身戎袍,满头卷发用玉冠高高竖起。

 

四周景色如水底一般阻滞生涩。似是还在不停变幻,想必那人看来自己一方也是同样。

 

方是瞥见那人面容的一角,他便感到喉咙发紧,心跳滞涩。脉搏响得震耳欲聋,仿佛这皮囊的血脉底下没一滴鲜活的血液,流的是失去了温度的冷硬铁水。视线穿过层层迷雾,落在这副虚假的壳子上头,差一点就把他烫得落荒而逃。。

 

虽然这话说着像个三流话本的开头一样,还是一点心都不走就敢那种,不过引玉当真是不知道事情是如何发展到这个地步的。

 

 

 

时间倒回到两个时辰之前。

 

引玉安分守己地坐在一张榻旁,托着上面人的手掌细细端详。

 

月色清朗,屋里点了明黄的灯,似乎是故意要他好好看个真切。少顷,他便缓缓道:“先生生的一副好命格。”

 

见那人没回话。他便谨慎地循着背过的套话道:“您天生才华异禀,锋芒毕露,注定要有一番作为。前路虽有乱端异象,却也必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引玉手上捏的这只手,指骨不宽,光滑细腻,唯一粗糙的地方便是常年握笔在指节上留下的薄茧。的确是一个文人最平凡不过的手。

 

对方道:“这样说我的人很多。”

 

他给人看相是赶鸭子上架,硬着头皮道:“不知先生寻求答案为何。“

 

借着明亮的灯光,引玉微微侧头,便能看清这位大家话头中的“老爷”是怎样一副面孔。

 

这人年纪并不很大,还能依稀看出个白面书生的模样。也许是多日没睡上过一个安生觉,眼下积了两弯青黑,双颊凹陷下去,确实像是生过场大病的气色。若是换一个人这么说话,必是让人觉得不知天高地厚。可他面前这人说话同时神色恍惚,像是在仔细思忖点什么。

 

他没再说话。引玉寻着他的目光望去,卷宗稿纸雪片样纷纷扬扬落了一地,用过的笔就撂在没洗的砚台旁边,上好狼毫沾了残墨,干枯毛躁,一看就知道这情形不比平常。引玉心中感到大事不好,却看这人竟然直直看着他,道:“我不写了。“

 

“先生有此才情,为何不写?”

 

那人面上闪过一丝愠色,道:“有何才情?又为何要改?“

 

引玉惊奇,听那人竟是突然来了十二万分的神采。抚掌笑道:“道长,您不愿说破罢!我有几分才情,眼界如何,心中尚且有个底子。平日写几个字讨口饭吃,登不了甚么大雅之堂。就只是这样也好,只是不知我这一条薄命,要最后遭什么神神鬼鬼的这般折腾!想是已到大去之时,救不了便救不了罢。“

 

这思维也实在太跳脱了!

 

引玉听的一愣一愣,整理着思绪道:“先生何不细讲上一讲。“

 

“不讲,“文人道,”讲了,人也只当我害了疯病。“

 

“………“,引玉道,”绝境鬼王,血雨探花。”

 

文人大惊,近乎摔下榻来。

 

“…………您当真是活神仙!我讲,我全都讲。”

 

“………应当是中秋前些时候,”他道,“您是位明眼人,不负这名号,我便不与您打诳语。我本没打算写那出《半月国奇游记》,一是听题材老套,无甚亮点;二是从没听说过这白衣道人是哪位神仙,怕是那小子看花了眼,胡乱诳我的!我没多想,便拒了这差事…”

 

引玉听的背上冷汗直冒,手背在后头摸了几把,十分怕这时从袖口倒腾出个银蝶来。道:“那这么说,便不是在糊弄您了。“

 

“这当真是我人生中头一遭遇上如此惊奇,令人悚然的事情……“这人面色铁青道,”那夜我到时间睡下,迷迷糊糊入了梦。可这哪是寻常梦境!我分明是到了一古城遗址,苍凉诡异,怪魅横生;我看见那异族士兵一个个形如吃人鬼魅,待到有白衣道人与红衣少年一行人出现,方是恍然正是白天那少年对我讲述过的!这一番斗法实在是精彩绝伦,我看得大气也不敢出,仿佛真是一出戏剧。直到这景色连同人影都模糊得教人看不清,我方是知道,这是要到了尾声….“

 

“……我还沉浸在其中,看一切都不见了,却还隐约留着那红衣少年的身影。那少年着实俊俏出世,叫人看了便再也忘不掉;对我大笑道:’这下可看清楚了罢!下笔时注意着些,别叫我血雨探花的名号蒙了灰教人笑话。写戏折子的,睁眼看看,天要亮了!’“

 

“………“

 

这人严肃道:“这便是第一出离奇事。“

 

引玉心中哭笑不得,百味杂陈。此时已是一天中不知第几次惊了,十分好奇还能有什么事能同“绝境鬼王亲自教人如何写稿“般不可理喻。便问道:”那您说,又是有什么要改?…听您的话,这位绝境鬼王挑剔的很,可是一回就满意了?“

 

“您要听着呀,我接下来说的,是要教人更更摸不上头脑了!“这人说到兴奋处,神神秘秘地凑过来,已经一点没了先前端着个架子的样,”中秋当晚,我去看那折子已经顺顺利利演上了,反响也确实不错,刚想舒口气回家睡个安生觉。谁知就是这恍惚间,不知道到了什么古地方,迷雾重重,不辨方向。我在这梦中彷徨些时候,不不知不觉面前便站了一人。我本以为是又是那鬼王,却见那人看不清面孔,却是流金傍身,光华四迸,英武不似凡人。我方知道,这是哪位神仙下凡了!便惶恐崇拜至极,直接跪下,这时候,这神仙说话了……“

 

“……他说:’写的一点都不对!’“

 

引玉的眼皮细微至极地跳了两下,觉得已接近古怪的源头。便不动声色地按了按眉头道:“他可是就来了那一回?“

 

‘在那之后方是又来了一回,却不道清楚,只是让我尽快整改,“对方叹道,“实话不瞒您说,我写的神话折子这样多,哪知道他说的错在哪一出上?…自这之后,一闭眼便怕这又是鬼王又是神仙的折腾我这穷酸文人。您这一双慧眼,看我这面相没甚出奇之处。那想必是平日报应到了,阳寿已尽,才容易与神鬼扯上这样多关系。唉,要死的人了,我不想改不会改的,便让它去罢。“

 

原来是这样!

 

弄清了事情大半来龙去脉,夜早已深了。他扶这人躺下,伸手掐了灯光,只留桌面上个烧的颤颤巍巍的烛火。对方仍是撑起身来努力道:“道长……”

 

引玉笑道:“先生不必惊慌。我与您一同入梦。虽不知是哪路神明,该问的总该当面问个清楚。”

 

他不轻不重地把那人肩膀按下去,自己则就地打坐。看这人也确实是受惊不轻,听他打过保证后,不消半刻便沉沉睡去。等到呼吸逐渐安稳下来,他便屏了呼吸,伸手覆上那人额头,双指蜻蜓点水地画了个简单的咒诀。做完这一切便合了双眼,感到那咒诀一丝丝剥离了神识,把他拽往那梦境里去。

 

 

 

 

“…………”

 

引玉握了握拳头,张开手掌,再收紧,深呼吸了好几个来回,依旧感到心跳如雷霆一般。

 

怎么会没想到的!

 

这文人家里没摆过西方武神的供台,他没过脑子写过的戏折子太多了,都供起来怕是要造半个袖珍仙京出来。如此这般,必然不是门下信徒;神若在非信徒的凡人梦中现身,便看不清面孔身形,停留不了多长时间;加上早上听的那传闻,以他这位昔日师弟的性子来看,必是那中秋演的什么戏把他激得火了,只是不知道他那一根筋的脑子是怎么查到作者头上来的,闹出这么多是非来。

 

百种感慨交杂,引玉脸上青了红,红了白,白了依旧十分不好看。一时间竟是连尴尬也气得忘了,只听见身后传来个小心翼翼的声音,道:“道长,道长……?”

 

他一回头,见那人居然不知什么时候躲到他身后去,只露出只眼睛来瞧着。见他有了反应,乃是松了一口气,颤颤巍巍道:“那您这是知道了?这,这位,是….“

 

引玉道:“这乃是西方武神之尊,奇英殿下。“

 

----还有哪路神仙会气不过就跳下来打人、硬是闯进没因缘的人梦里来频频骚扰---还有谁?就问还能有谁做的出来?

 

迷雾缭绕之中,似是有风动了。

 

那少年抬起头来,分明是记忆中那张面孔,一双极黑的眼看着他道:“你是谁?“

 

他道:“一介无名道人而已。“

 

权一真道:”你来干什么?”

 

引玉波澜不惊:“与您问一问。代我身后这位。“

 

他身后的人打了个激灵。

 

“问什么?“

 

“您为何来此?有何因缘要了却?----贫道法力低微,虽能将这梦境维持得久一些,最长却也不过天亮。“

 

说过这几句话,这一次意外相见的冲击感才渐渐消退了去。他感到呼吸与心跳没了先前那般沉重困难。忍不住隔着这层迷雾,朝那神明的方向窥去。殊不知权一真也正定定地瞧着他,视线相撞,一时间方寸大乱,刚落下去的心脏又紧绷绷撞起了胸膛,他便忙做出个颔首低眉,诚惶诚恐的样子撇过眼。

 

半响,权一真低声道,像是一个人喃喃自语道:“不对。没有改,依旧是错的。“

 

引玉咂摸出他话里的意思,道:“可是那戏文哪里不对?“

 

他深知他师弟的语言表达是个什么水平。看得出一,必说不出二,更不能提什么看气氛讲话,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加上个小孩子心性,大半话语在旁人听来要不过于直白,要不就是莫名其妙,根本不知所言。他正感叹着,突然感觉背后那人狂拽他袖子,如同被雷击中,道:“道长,道长,我想起来了!“

 

他兴奋道:“这回中秋演的剧目,有一出是关于这奇英殿下的。讲的是他飞升后武才惊人,招来妒恨,而陷害他的那昔日西方武神,竟是……“

 

那少年猛地仰头,一字一句道:“我师兄他、不是那个样子!“

                                                                                        -----tbc----

算命那一段我直接从原文摘了点糊过来的,全抄是没有全抄,内心安慰自己不管怜怜还是师兄,可能天底下背一套就管够了....

评论(9)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