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浆拿铁

垃圾分类,从我做起

【主明主】山鲁佐德沉默不语(上)

    

          *我流二次设定 又雷又俗欧欧西

          *攻受无差  也真没有很cp向  

          *即使如此也不能接受的话【】

          *总之先分个上下



“我可以实现你的三个愿望,”有人在他耳边说道,“接下来的话希望你仔细听,我没有重复作业的耐心。就我来看,我们对于彼此都不是愿意长时间相处下去的对象,更何况你许了愿,我自会消失,不再打扰---是不错的交易吧?

 

亡灵的声音甜美而浸满漆黑的恶意,离耳边虽近若咫尺却毫无暧昧之感。若是普通人蹲在自己床前耳语,他除去第一时间将对方踹下床别无选择,如黑客小姐在凌晨依旧抱着电脑看特摄连续剧便又是一场灾难。只不过耳侧感受不到热源,没有温热吐息窥伺着自己破绽百出的脖颈,于是拖延下去便也来得及。

 

来栖晓从睡梦中醒来之时,看见身体呈半透明状态的明智吾郎趾高气扬地坐在他的床铺前,向他露出一个匪夷所思的笑容。对方身体轻若无物,更谈不上拥有热度与质感,只能依稀辨认出一丝轮廓,只有声音不如往日的温文尔雅,带着一点幸灾乐祸的恶毒意味。

 

他迷蒙着睡意朦胧的眼睛。时间还早,摩尔加纳睡得正熟,太阳也未升起,属于初春的料峭冷气虎视眈眈地守卫在被褥外的每一寸空间中,人影看上去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确认完这一切后,他尚未清醒的大脑便下达了判决。

 

“那么….你的回答呢?”

 

灰色眼珠定定地凝视着对方的脸庞。

 

不算久的僵持过后,被窝中响起了小小的声音。

 

“麻烦再五分钟。”

 

这次换亡灵哑口无言地看着对方隐藏在被褥后的轮廓。

 

 

 

这是在某一天后突然发生的事情。

 

有时是入睡前,有时是独处的空闲时。当无人前来打扰时,亡灵便会悄然而至。

 

“我可以为你实现愿望---任何愿望。”压抑的私语絮绕于耳边,说出口的是古老童话中异国魔神于主人公耳边吐露的虚幻言语。没有锃亮的铜色油灯,没有重重纱帐遮掩着的华丽床褥,没有撩拨着三两音符的异国乐器,更没有巨大虚幻的青色神明。在破旧的阁楼中,只有少年的身影坐在虚空中,仿佛有不成形烟雾的惨淡月光环绕在他的身周,让这一切看起来更加出离于现实世界。

 

纵使如此,若是这幅面孔,这个声音来告诉自己的话,也许这一切也并不是虚假的---来栖晓这样想道。他低着头,睡熟的摩尔加纳靠在自己腰侧,温暖皮毛随着呼吸起伏,感受到贴合温度的感官被放大了数倍,无声中又证明着此景并非梦境。

 

“我想要问问题。”他小声说。

 

“你大可放开说话,”拥有熟悉面孔的亡灵回答,“和你能够自由谈话,这一环也包括在我能够出现的条件之内。我问你,这算是【愿望】吗?”

 

月光之下的阴影笼罩着生者的面孔。

 

“是,”黑色卷发的少年说,“这是…我的愿望。”

 

他这么说的时候,面孔上仍无一丝波澜起伏,只有呼吸的间距透露出一丝动摇。

 

“你是…我熟识的那个---明智吾郎吗?”

 

仿佛有无声的铜铃轻轻摇动,于是亡灵合情合理地回答。

 

“我个人认为和你说话要随时保持警惕。就算以生前来说,我也并不觉得和你可称得上熟识,”他露出过去少年侦探脸上从未出现过的惨淡笑容说道,“言归正传,我拥有着自我了结之前的所有记忆,对过去的一切也记得清楚,而出现在这里不是由于我个人的意愿,对于这层缘由更是一无所知-----”

 

“----我问你,”传闻中的少年怪盗开口说道,“你是【明智吾郎】吗?”

 

在那一瞬间,。影子的面孔上似乎闪过一丝狼狈之色。

 

“----只要你这样希望着,我便是你认识的明智吾郎。”

 

丢下这一句话后,亡灵的身影便如同烟雾一般消散在夜晚之中。

 

 

 

时隔许久的第二日在意外中到来。

 

“请你搞清楚自己的立场,”气急败坏的声音说,“我不想和垃圾浪费自己的时间。何况对高中生而言,三个愿望是那么难想象的吗?”

 

比起这个,我更好奇你可以出现在这种地方。”少年答道。

 

清晨的站台依旧熙熙攘攘,汹涌蚁群一般的人潮自狭窄的车厢中涌出。学生的面庞上映着智能手机的冰冷光芒,神色疲惫的上班族把报纸卷一卷拿在手里,衣着光鲜的女子牵着孩童移动着步伐。纵使人情疏离,却不得不摩肩接踵地与陌生人们保持着肌肤接触----这种奇妙的滋味无论如何都说不上好。而亡灵没有实体的虚像看起来却是令人羡慕的存在了,对方嘲弄似的坐在车厢顶部的一角,趾高气扬地把脚搭在上班族的肩头。

 

“你以为这是拜谁所赐?”

 

他虽然这样说话,却似乎很受用的样子,也许是从高处俯视着男学生苦不堪言的样子带来了比想象中更甚的乐趣,眉眼弯出了一个好看的业务性笑容。

 

“姑且问一句,”来栖用细微得接近唇语的声音说着,他突然觉得与摩尔加纳共度的时间给予了他宝贵的技巧,“如果我现在与你大声说话,在你的业务内有保障吗?”

 

“我想说有,”明智回答,“这样的话,我想在枯燥的早班地铁上观赏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的古怪学生,对大众来说也不失为喜闻乐见的余兴节目,你意下如何?”

 

来栖眨了眨眼睛,正欲回话。

 

你在和谁说话?”猫咪哀叫似的微弱声响从他的背包里传出来。打过盹的摩尔加纳怄气似的在狭小的空间里蹬动手脚,对他的笔记本与便当盒不留情面地拳打脚踢,“真是受不了这样的生活,吾辈不指望央求老板开车送你上学,到了年纪,你也去买辆车如何?”

 

“谢谢你,摩尔加纳,”他不动声色地把手搭上单肩包说道,“作为第二个愿望的候补,我会认真考虑的。”

 

“吾辈见识到了,”聒噪的黑猫说道,“看来睡眠不足的确会让人说胡话,今后你也需要到时间便上床睡觉。”

 

明智吾郎觉得无聊似的看着窗外。

 

 

“就算你突然这么问,”一脸苦恼模样的不良少年说,“虽然我明白啦,你这个人就是这个样子,可是突然要我说【最想实现的愿望】,这么笼统,还必须【认真回答】,放过我好吧,我不擅长应付这种啊。”

 

“抱歉,龙司,”来栖说,脸上却看不出一丝像是不好意思的样子。“我以为是你的话,也许能迅速地说出些什么来….”

 

“你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坂本叫道,“要说愿望的话,要多少就有多少,比如最近健身卡的费用很让人头疼啊,我想要尽情吃拉面也不会长肚腩的体质啊!”

 

黑猫放弃暗中观察,刚想尽最大能力对他表示嗤之以鼻,但来栖的手肘抵着布料不容分说地压着它的脊背。坂本的大叫吸引来了三两个女生的视线,还好这其中已经没有了恶意的存在,窃窃低语中混入了笑声。

 

坂本龙司聋拉着肩膀,似乎为自己的大喊大叫难为情了起来。

 

“就是这样,就算问我也没法给你实际上的建议啦!”他说道,“目前来说,如果你指的那种愿望,我似乎没有,不过至少将来的梦想之类,想达成的目标的话---我还是有充分努力去争取的意思的喔?这样的…有值得追求的东西,不是很好吗?虽然说这样的话会被臭猫笑话就是了。”

 

“我不会笑话的啦!”摩尔加纳说,却似乎没有传到任何一个人的耳朵里。

 

想要实现的愿望?”第二个被提问的金发少女伤脑筋似的玩着蓬松的马尾。“稍微等一下…你指的不是那种物质上的对吧?....我好歹也是知道光会享受物质的女人不受欢迎啦!“

“上啊,把握话题啊!”摩尔加纳用爪子搡着他的侧腹叫道,“我说你,放着烦恼中的女士越陷越深,这算是绅士的作为吗?”

 

“我没有那么说,”来栖说道,“没关系,什么都可以。”

 

“如果是将来的话,我想要遵从自己的心意继续模特生涯…”高卷杏说道,“不过要达成多高的目标并不重要,朝那个目标努力的话虽然会很辛苦,可这个过程才是我想要的,比谁都要耀眼的人生---突然说这种话会不会怪?”

 

“说的太好了,杏女士!”黑猫一口气从包里探出头来,“作为对一直支持着的观众的奖赏,可不可以摸摸吾辈的头呢?”

 

“还是忘掉那种令人羞耻的话吧!”少女摇摆着发辫以遮掩发红的脸颊,她精神十足地转过头来,却又突然恢复了一副苦恼的样子问道:

 

“比起那个…这两种色号的口红,在你看来选择哪一个比较好?”

 

第三个遇到的喜多川祐介正站在超市外,眼睛紧紧盯着表示促销的巨大红色英文招牌,脸色凝重得仿佛在考虑人类与宇宙存在之处的究极哲学问题。他周围散发出的微妙气氛甚至让想前来搭讪的女学生不敢上前。

 

“啊,晓,是你,”上前搭话后,祐介的反应一如往日,“如果有想说的话,可不可以请你稍微等一下?还有两分钟特卖就要开始了,今天的豆芽菜似乎打折得相当厉害。”

 

“这家伙真是无论何时都这么贫穷啊,”摩尔加纳耳语道,“虽不知道你今天搭错哪根筋,一路听下来,吾辈也多少明白你在寻求一个答案了…怎么样,这家伙会有戏吗?”

 

来栖看着格外细瘦的白色背影在家庭主妇的混战中若隐若现。

 

“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可以听我说几句吗?”喜多川祐介说,“我最近时常想到,苦难的灵魂伴随着高贵的价值而生,抑或苦痛铸就辉煌的成果---从古至今,仿佛艺术家与“穷困潦倒”这个词是必然不可分离的一样,我虽已下定决心,可饿肚子实在痛苦,况且找不到一劳永逸的方法,每当现实的冲击来临时,我便只能一次又一次感受着自己的无力…..”

 

年轻画家与男学生并肩坐在小巷的台阶上,这里人迹罕至,便杜绝了有女性上前来向他讨电话号码的窘境。与他相识许久,来栖已能将大段喜多川语开膛破肚,精准找到中心思想所在。不过对方说完之前,他仍然是耐心地洗耳恭听。

 

“别被他带跑了喔?”他忠实的伙伴提醒道,“一旦跟上这家伙的思维,可就再也回不来了!”

 

“既然这样的话,”来栖问他,“若有人号称能满足你的一切愿望,只要开口便能一世衣食无忧,你要如何选择?”

 

“这可真是相当令人眼红的条件,”祐介答道,“听你的话来说,似乎不需一项代价便能实现这之上更甚的愿望,只不过这样思考就…….”

 

“……就?”

 

“要在虚无缥缈的想象中挑出最想实现的一项,我大约是做不到的,”对方似乎是无论何时都真诚过了头,“每当我烦恼要去寻找些什么更加渴望的事物的话,却也只能回想起….你们曾经为我做的一切,已经是我最珍贵的宝物了。”

 

“这家伙的回答似乎相当不赖啊,”摩尔加纳闷闷的声音评价道,“也许是他能比其他人更厚脸皮地说出这种话的原因?”

 

“也许就是这样的,”喜多川不多加解释便淡淡地说,“如果其他人没有说过的话,也仅仅是没有说出来而已…”

 

话音刚落,年轻画家的腹部传来了令人窘迫的声响,在寂静的空间中尤为响亮。

 

“我有一件很在意的事情,”对方不为所动地开口道,“在商店活动的冲击下,卢布朗有没有计划推出半价咖喱日的活动?”

 

“我没有愿望!!”

 

执起刀叉的少女叫道,三两下将盘里的奶油蛋糕一扫而空,如松鼠一般塞得满满的双颊中似乎还传出了什么含混的声音。

 

“双叶她说“我原本以为去秋叶原淘电脑零件已经是极限了,实际上人的潜能似乎超出想象,和碰巧遇到的朋友一起喝茶这种异想天开居然成为了现实---这样的自己再谈什么愿望,说出来就要遭天谴了”,身着私服的前学生会长贴心地翻译道,手上优雅地捻着茶杯托盘。

 

“私下里碰巧遇上也不容易,况且也想要双叶尝尝卢布朗以外咖啡的味道。”晴朗的日光下,蕾丝桌布,白瓷桌垫,大小姐毫无防备的笑容闪耀得令人目眩。虽然还有其他的一些疑问,这个时候也只有先入为主了。

 

“我可以反过来问你些话吗?”新岛家的基因遗传实在不妙,感觉不小心会在这种气氛下和盘托出,眼神锐利的女生说道,“看你的样子,难道是在为出路烦恼?”

 

其实完全没有,但是察觉气氛的敏锐直觉告诫自己要注意讲话。“我想听真作为学姐给出的建议。”

 

“也只有这个时候会有自己比你年长的实感,”世纪末霸者前辈露出难得一见的苦笑,”我想想…不管是梦想还是欲望,先试着向前走走的话,应该是自然而然浮现出来的东西,何况是你的话就更不用担心了。”

 

“啊,这样说的话,我大概也明白…”春的手指挑弄着蓬蓬的卷发,“真是要去大学,将来成为警官,我的话,姑且也想要为了支撑公司努力。不过又不存在什么正确答案…”

 

“是说,要成为“理想中的自己”吧?”双叶把手环绕在膝头上,“虽然这之中只有我还完---全没考虑过这方面的问题,不过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三位女性似乎陷入了思考的焦着状态。摩尔加纳用牙齿咬开背包的拉链,轻车熟路便跳上双叶膝头,向着孤独一人的男学生摆了摆尾巴。

 

“就是这样!”黑猫说道,“吾辈决定要陪这几位烦恼的尊贵女士度过下午茶时间了,你就回去吃晚饭吧,记得留下吾辈那一份鱼罐头。”

 

来栖表示自己心里明白,便挥手与三人一猫的奇妙组合道别。转过身去的一刹那,亡灵的红眼睛对他露出了恶意的微笑。

 

 

 

“你的朋友实在是些意外不会转脑筋的蠢货,”对方说道,“梦想?目标?出路?一个个拿不定主意,明明就没有在问那方面的事情,到头来也派不上用场。”

 

“没关系,不至于毫无用处。”来栖答道,“我问在前,你真的---【能实现任何愿望】吗?”

 

“既然质疑的话,为什么不现在就速战速决?”

 

“因为我很好奇。”

 

只有这个问题是必要的。少年怪盗如此答道,鞋底灵巧地闪过落叶与凹陷石板下沉积的污水,轻车熟路地在蜿蜒错综的阴暗巷子中穿梭。纵使这里头阴暗冰冷,更不容易辨别方向,却是个能让人放下心来对话的适宜场所。”

 

“既然这样的话,”来栖说,“明智,你认为不惜一切代价,无论如何也要得到…如果是这样拥有无上价值的愿望的话,它应该是什么呢?”

 

这是明智吾郎于死亡后,第二次品尝到哑口无言的味道。

 

“就如你刚才所见到的,询问他人毫无意义,只需你自己给出答案,”看不清面目的幻影说道,“若是做不到,只能说明你也同样一片迷茫。”

 

“对这一点,我无法反驳,”来栖问道,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亮,“你能实现何种程度的愿望?”

 

“还是一样重的疑心病,既然这样,就把眼睛给我睁大了!”

 

无人能够听见的不快笑声自石砖的墙面回响着。时间虽早,却已有人家陆陆续续亮起了灯火。纵使处于建筑物的黑暗之中,少年的轮廓依旧被淡淡的磷光勾勒清楚,却在暖黄的光芒下变换着形状:西装的袖口展现出异国金币的光芒与形状,如细小的瀑布一般伴着清脆声音消逝在粗糙的石砖上,他张开黑色皮革附着的手掌,布料仿佛与散发钝光的铁块深深扎根。不知何处传来的音乐奏响,如同火柴点燃一般的幻景变换着,他的手上捧着的是皇冠,或是杀人的铁器,钞票堆积成了柴垛,手指间闪烁着扑克牌与筹码,无法言说的光芒闪现着异样的光景,仿佛要达到天空彼端一般的宝座,将无上才华尽数挥洒于纸笔间的双手,人们的赞美声如潮水般此起彼伏。展现着这一切,亡灵张开双臂,得意地眯起了眼睛。

 

“如何?”

 

光芒熄灭后,喧嚣便归于寂静。脚下依旧是阴湿肮脏的巷子,与方才亲眼所见的一切相比自然丑陋至极。只是片刻便体验了欲望的究极样貌,被震撼到,察觉到自己只是伏于地面的污秽,就算一辈子也无法再开口说出那样大言不惭的话语也是理所当然……

 

“我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少年低声说道,“既然如此,我的第二个愿望…”

 

犹如将灵魂引诱至深渊的恶魔一般,明智心满意足似的笑了。

 

“我想吃可丽饼。”

 

“就该是这样的--------你说什么?”

 

一旦出口,为人达成愿望的机制便勤恳地第一时间执行工序。无声的铜铃再次轻轻摇动,堆成山尖的鲜奶油下一秒就要摇摇欲坠,只能凑上去用舌尖接住,水果润泽的艳丽在素色衬托下更勾人食欲,冰凉的沉甸甸触感满溢在手心里,果然真实到无以复加,只不过因为是规格之外的产物,方便手握的纸筒上没印任何商家的标识。虽说味道够格就没问题,不过连这种方面都中规中矩,到是没有理由的让人信服。

 

“这些天来,我想你也知道的…”来栖说着,“我还有一段时间就要离开了---虽然只是借口,其实是摩尔加纳的问题…….”

 

     亡灵瞪大了红玉般的眼睛,在他的眼中,用大拇指揩去嘴角奶油的少年身影仿佛是什么荒谬可恶到了极点的东西一样。

 

     “我没有问你问题的时候,你可以不必自顾自说下去,”明智狂怒似的提高了声音,“这就是你所说的…无上价值,怎样都要得到---你把我的话当成什么,又要戏耍我到什么时候?”

 

“你想的太多了,”少年解决掉廉价的路边点心,像野猫一样检查着手背与指尖,“不过,这也的确是我认真考虑所得的结果…”

 

“---像这种随处可见的,厨余垃圾一样的念头?”

 

“是我自己所不能实现的…”对方回答道,“今后也是。”

 

“我受够了你话里的不知所云,”亡灵受不了似的高声说道,“那么今天就到此为止!好好考虑吧,到最后之前….”

 

他的身影匆匆消失在路灯映照不到的黑暗处。来栖晓捏扁手上空白的纸壳,它变成了一缕青烟,自指缝中消散而去。我没有说谎,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可以看见夕阳自屋顶的瓦砾与电线割裂的空间滑落下去,接着是小小的野兽优雅而矫健的白色四足。摩尔加纳跳上他的肩膀,如同驱散奸邪之物的神圣存在一般盘着尾巴。

 

离别的日子已经接近了,结束的日子却还遥遥无期。

 

 

 

亡灵再次造访的时间是三月的末尾。不请自来的客人坐在他的床上,却仿佛对于所谓期限决意闭口不谈。

 

“我不是来催促你做决定的,若你一时脑子发热,不免使我的能力蒙羞,”明智开口的时候再也没有缀余的开场白与敬辞,不快的面容上笼罩着冰霜,“最后一个名额,便留到你下定主意的时候…”

 

“你要留在这里?”

 

“这是当然的,”明智吾郎短促地笑了,但只要我想,也能去往任何地方…”

 

三月就要走向尾声,都市间流转的空气也变得柔软温暖,似乎要将阁楼中阴湿腐朽的冬日气息一口气驱散出去。积攒于窗棂上的灰尘在空气中被染成金黄的粒子,将亡灵的面孔映照得如同栩栩如生的雕像。

 

“我不会与你告别的,”他说道,“如果是你这样的人能回去的归所,想必令人唾弃也来不及,照之前的话来看,大概是连路边的廉价点心摊都不愿造访的小镇…”

 

“话虽如此,可是到了赏花的季节,都市也会有让人腻烦的时候,”来栖回答他道,“.…我家的附近有很受好评的松饼。”

 

“是吗?”明智感到头晕目眩,连自己说的话也无法再清晰确认,“我会姑且考虑一下…”

 

他没听见对方是否说了再见。来栖晓对他点了头,然后从房间中头也不回地走出去,老旧木板的吱呀作响仿佛自一个世纪前的深渊中传来。再度造访的感官真实到沉重的地步,仿佛要下沉到床铺的黑暗下面,下沉到更遥远的深渊。困意与疲倦感是塞满了空壳的蓬松木屑,冰雪消融,雪水又化为奔流的沸腾蒸汽,世界在极速运行的列车中摇晃着。于是他闭上双眼,用双臂抱住形如无物的膝头,胎儿般蜷缩在光亮与污渍并存的地板上。

 

他在空无一人的阁楼上睡着了。

 

 

 

还有不久,亡灵便会再次醒来,完好如初的世界再次开始转动。

 

春天到来,冰雪消融,万物尚未苏醒,故事更是尚未开始。

 

阁楼上积满杂物,絮状的灰尘塞满缝隙,空气污浊不堪,灰暗的空间不见天日。鞋底踏上阶梯的声音渐渐接近,再真实不过地震荡着不存在的耳膜。

 

“这可是你的房间,之后需要就自己收拾…”

 

春天造访的旅人拥有看似阴沉的面孔,标志性的柔软卷发与平光的巨大眼镜。身上的制服穿得工整,挎包里没有会说话的猫,灰尘在低矮的天花板间飞荡着。寡言的少年低垂脑袋,沉默着聆听房间所有人的喋喋不休。平光镜片下的灰色眼珠注视着抢先抵达的来客,看着红玉般的眼眸自初生般缓缓张开。

 

于是-------

 

生者与亡灵的视线便再次汇集。

 

 

 

 

-----------------------------------------------------------------------------

                                                                                                             tbc.


看到这里就非常感谢了!


磨磨蹭蹭连删带写感觉是要搞不下去了,刚开始到是玩梗爽到飞起也不知道大家能不能get到一点点,要是能有那么1点点就很开心....(不存在的)





评论(4)

热度(35)